第728章 意欲对付尊逸王的安嘉孺 沐辰溪密会神秘高手 想出圈的云荒

帝尊暗中调查冥煞,作为冥煞之主,安嘉孺也不可能忽略云荒这个亦正亦邪的存在。

其实这些年来,帝尊跟冥煞并没有起过什么特别激烈的正面冲突,毕竟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难以调和的矛盾,而且两大组织旗下的产业也没有太大交集,既然利益上并无牵扯,发展上更无掣肘,为何云荒近段时间非要重点关注他呢

安嘉孺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鉴于云荒蛇精病的属性,安嘉孺觉得自己恐怕不能用常理去推断某人。

就在安嘉孺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云荒慵懒得不能更慵懒的语调,某人斜倚着梨花椅,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一脸幽深的暗芒,他轻扯薄唇道,“据说岭南派这次来的人也不多,甘雪崴貌似对盟主之位不太积极,而你更是连行踪都不愿意对外透露半分,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为了知道这事背后到底有无猫腻,我怎能不多上点心呢要不然岂不是辜负了我们帝尊的名号”

云荒说得很是云淡风轻,但他言语之中主动cue起岭南派掌门甘雪崴,还特意提到安嘉孺的谨小慎微,可想而知,帝尊恐怕早已掌握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猛料。

其实如果不是安嘉孺夜半亲自找上门来,云荒也打算明日抽个时间去拜访下安嘉孺,毕竟有些事情,云荒更想看看安嘉孺会作何反应。

既然安嘉孺跟自己心有灵犀,这也给云荒省去了不少麻烦,云荒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好好探探安嘉孺的口风。

云荒目光幽幽地看着安嘉孺,安嘉孺眉头微微蹙着,俊脸表情也有些高深莫测,无人知道这会儿安嘉孺究竟在琢磨什么。

安嘉孺不开口,云荒也不着急,他只是端起桌上的茶壶,动作优雅地倒了两杯早已经凉透了茶,一杯推到安嘉孺面前,另一杯则是自己捧着。

云荒多此一举地吹了一下茶水,而后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很快,云荒就一脸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将茶杯搁在桌上,出言抱怨道,“果然客栈不是人住的地儿,我就不该纡尊降贵下榻在这种鱼龙混杂之地。”

说完,云荒就挑眉看向目光深沉的安嘉孺,而后再度勾了勾唇,直接跟安嘉孺打起商量道,“你若不嫌弃,能不能让我借住在你的卧龙阁反正卧龙阁房间那么多,空着也是浪费。”

云荒这话虽然更像是在插科打诨,但从云荒那认真的小表情还是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希望安嘉孺能够对他点头的。

安嘉孺并没有正面回应云荒的要求,他只是语调低沉道,“这三个月以来,我的人一直都在调查甘雪崴,前两个月甘雪崴始终在思过崖闭关”

提及思过崖的时候,安嘉孺突然停顿了一下,黑眸划过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安嘉孺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不再跟他说笑的云荒,而后再度补充道,“甘雪崴究竟是不是真的呆在思过崖,无人清楚,说不定这只是岭南派对外释放的烟雾弹罢了,但半月之前,甘雪崴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落霞峰,而且我的人还发现曾有一个神秘女子见过甘雪崴,最为古怪的是甘雪崴对那人态度格外恭敬,恭敬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惧怕之意,事后甘雪崴就赶来贝门峰,而且身边也没有带任何弟子,你觉得甘雪崴种种言行难道不反常吗”

想了想,冥煞之主安嘉孺还是将白虎之前回禀给他的情报都事无巨细说给云荒听,在安嘉孺看来,云荒执掌着帝尊,若是云荒对甘雪崴感兴趣,不管甘雪崴的秘密隐藏多深,恐怕都能够被云荒挖出来。

安嘉孺急于知道那个神秘女人的身份,所以他才会主动分享情报给云荒,为的就是借用帝尊的情报网。

对于安嘉孺来说,多管齐下终究更便于事半功倍,而且眼看着贝门峰的武林大会就要召开,越早搞清楚甘雪崴的目的,对安嘉孺也是利大于弊的。

不过让安嘉孺没想到的是,云荒貌似对那个出现在落霞峰的女子不怎么好奇,他只是语调平平道,“当今世界上,隐世的高人也不少,甘雪崴凑巧认识其中一个,不足为奇。”

云荒这敷衍的态度让安嘉孺眉头狠狠一皱,就在安嘉孺还打算跟云荒说些什么的时候,云荒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径直朝着窗边走去,云荒将头探出窗外,看了一眼东方渐渐露出的鱼肚白,眸光微微闪烁道,“安嘉孺,换做我是你,我只会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更值得关注的人身上。”

说到这里,云荒转过身来,高大的身躯斜倚着窗边,薄唇扬起一抹绚烂夺目的笑容,而后再度轻飘飘地说出了两个人命。

“譬如说尊逸王,譬如说沐相。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两人已经抵达贝门峰的消息。”

云荒并没有过多地跟安嘉孺讨论岭南派掌门甘雪崴的反常,反倒是话锋一转直接提到了苏君琰跟沐辰溪。

云荒的话让安嘉孺眸光一厉,呼吸更是一滞,好半晌,安嘉孺都没有开口,只是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云荒,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云荒也不急,他只需要抛出这个话题就好,云荒相信安嘉孺一定会将这件事牢记在心,事后必定会让冥煞的人多番追踪。

云荒此举不过就是想将如今的水搅得更浑浊罢了,毕竟浑水才更方便摸鱼

沉默半晌之后,安嘉孺也站起身来,他朝着云荒所在的地方走去,在距离某人两步之遥的时候,停下脚步,眉眼满是冷意地看着笑容满面的云荒,语调低沉道,“龙魂令是不是在苏君琰手中”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冥煞之主安嘉孺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很显然,安嘉孺也得到了有关龙魂令的消息。

虽然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但既然运会主动提及尊逸王,安嘉孺还是想重新跟云荒确认一遍。

安嘉孺话音一落,云荒倒没有故意卖关子,他先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而后表情很是严肃地对着安嘉孺点头,言简意赅地嗯了一声。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安嘉孺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很显然,安嘉孺也挺在意龙魂令,而且从他的反应来看,他恐怕还是心存一丝侥幸,并不太希望龙魂令真的落入苏君琰手里。

安嘉孺脑海里再度闪现出一抹倩影,眉心当即就狠狠地拧了拧,要是让那人知道最终还是苏君琰拿到了龙魂令,她又会是何种表情呢喜出望外抑或是恨不得立刻跟曾经的故人想见在那人心里,苏君琰是不是依然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

越想安嘉孺心情越发不好,连带着身上的煞气也越发明显了。

安嘉孺的变化,帝尊尊主云荒自然也看在眼里,云荒心思微动,黑眸滴溜溜转着,性感薄唇更是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无人知道此刻云荒究竟在算计什么

就在云荒思绪有些飘远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安嘉孺的低沉嗓音,此刻,安嘉孺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云荒,直接开门见山道,“云荒,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究竟想不想对付苏君琰”

安嘉孺问得很是直接,他的视线始终落在云荒身上,摆明了是不想错过云荒任何表情。

安嘉孺话音一落,云荒当即就低声笑了起来,他一边摩挲着自己那俊逸有型的下巴,一边四两拨千斤道,“天底下想对付尊逸王的人不少,可又有谁成功过呢话可不单单只是说说而已,更重要还是要看行动,以及行动过后的效果,但如今看来,貌似胜算不高,我们帝尊向来都不做无把握之事,所以安嘉孺你还是自便吧”

云荒这番话算是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冥煞之主。

安嘉孺虽然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但面上却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只是目光幽幽地瞥了一眼云荒,而后就将话题转移到沐相沐辰溪身上。

“你方才提到了沐辰溪,据我所知,这位相爷自进入贝门峰之后,私下约见过一个身份不明的高手,目的不明。”

既然云荒不打算跟尊逸王正面杠,安嘉孺索性借沐辰溪的动静试探云荒的反应。

闻言,云荒先是高深莫测地笑了笑,片刻都没有予以回应,原本安嘉孺还有些担心云荒会不会继续藏着掖着,什么都不告诉他,但很快,安嘉孺耳边就传来了云荒那含笑的嗓音。

“既然龙魂令已经落入了苏君琰手中,而且此刻苏君琰又抵达贝门峰,沐辰溪所代表的自然是璇玑帝,不管璇玑帝私下有没有交代过沐辰溪,沐辰溪都不太可能坐视不理,龙魂令到底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如果沐辰溪不想看到尊逸王占尽优势,只能从龙魂令下手了,但抢夺龙魂令哪有那么容易先不说尊逸王麒麟决的威力,放眼天下能够一举击败尊逸王的更是寥寥无几,再加上尊逸王皇亲国戚的身份,那些人行动前都要好好掂量一番,排除了这些因素,沐辰溪能够联络的也就只剩下”

说到这里,云荒突然打住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表情阴晴不定的安嘉孺。

安嘉孺拧眉扫了一眼云荒,沉默片刻之后,安嘉孺便接着云荒的话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沐辰溪密会的那人极有可能来自一线天,或者是缥缈峰”

虽然这是疑问句,但冥煞之主安嘉孺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漆黑如墨的双眸更是幽深得如古井寒潭一般。

安嘉孺话音一落,云荒只是微微耸了耸肩,而后一语双关道,“究竟是不是他们,我也说不准,但近段时间,一线天跟缥缈峰都在暗中活动,这可是以前少有的情况,如果一线天跟缥缈峰无意贝门峰的武林大会,为何会动作频频这帮人可不是什么吃饱了撑的,闲着无事的主。”

云荒的话让安嘉孺眉头越发紧皱。

很快,云荒就再度轻飘飘地来了一句,“何况我有确凿的消息,一线天的柯孟欣出现在锦州一带,柯孟欣都出来了,难道还不能说明一线天正蠢蠢欲动吗”

“更何况沐辰溪一来到贝门峰,立刻就见了一个神秘高人,思来想去,貌似一线天比缥缈峰的人更有可能,毕竟沐辰溪跟一线天并非是毫无交集。”

云荒所言让安嘉孺心下一沉,连带着落在云荒身上的视线也别有深意。

“云荒,你们帝尊向来都不介入武林大会,这次你对多方都加以关注,你到底想干什么”

虽然甘雪崴,苏君琰跟沐辰溪都让安嘉孺觉得亚历山大,但现在冥煞之主反倒觉得面前的男子更让他琢磨不透。

帝尊的情报能力自然不容小觑,不然这么多年来,他们也不可以屹立不倒,甚至可以从容不迫地游走在各大势力之中,不单单没有被旁人压制,甚至越来越壮大,不得不说云荒还是有着几分本事的。

安嘉孺更想知道,云荒私底下究竟打着什么鬼主意。

面对安嘉孺的质疑,云荒依旧面不改色,他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双手一摊,薄唇微勾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只是想跟你们作对罢了,难得这一次人都到齐了,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云荒这番话说得有些隐晦,就在安嘉孺皱眉的时候,云荒再度轻飘飘地补充了一句,“更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若是做得好,出圈指日可待。”

出圈这种紧跟时代潮流的词儿还曾是麒麟山庄少主玉菏泽告诉云荒的,而玉菏泽又是从影后妹子简灵口中得知,云荒举一反三的能力倒是很不错,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王爷太难混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