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故作高深的云荒 失踪的影后 前往贝门峰的洛景 安嘉孺新动向

云荒的话让洛景跟玉乘风脸色一变再变,洛景脾气较为火爆,他觉得就这么干耗着也不是办法,略微思索了一下,洛景扭头跟俊脸表情同样凝重的玉乘风说道,“要不我还是亲自走一趟贝门峰吧?”

洛景话音刚落,云荒就直接插话道,“何必劳你大驾?我去就行了。”

云荒豪情万丈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若能忽略掉某人身上那太过于浓郁的脂粉香,此刻的云荒倒是比较符合大侠的设定。

云荒刚说完,洛景立刻就一脸嫌弃地瞪了某个主动请缨的家伙一眼,而后语调不善道,“我们麒麟山庄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

洛景这话不免有些过分,但云荒素来心大,他不但没有动怒,而且连脸色都没有变化分毫,只是表情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而后小小声抱怨道,“凶什么凶?”

对于某人‘强行加戏’,玉乘风选择了无视,他视线淡淡地扫了一眼表情阴沉的洛景,想了想,如此跟洛景说道,“如今简灵下落不明,我跟惊蛰负责处理这件事情,你去贝门峰看看情况也好,如果到时候真的出现什么变故,好歹你还能帮少主一把。”

方才云荒所提供的情报,让玉乘风也很不安,尊逸王苏君琰明日暮色时分就会抵达贝门峰,而沐相沐辰溪跟国师无尘恐怕也不会错过这次的武林大会。

到时候‘三大巨头’齐聚贝门峰,势必会打乱玉菏泽原有的部署,虽说玉菏泽武功高强,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玉菏泽要面对的不单单只有无尘,沐辰溪跟苏君琰三人,缥缈峰的那位这一次究竟会不会‘粉墨登场’,玉乘风也不得而知。

而且除了缥缈峰,一线天那边会否也掺和一脚,更是悬而未决之事。毕竟这次简灵的诡异失踪已经跟一线天的柯孟欣扯上了关系,虽然目前尚还缺乏最为直接的证据,但柯孟欣的‘上线’已经打了玉乘风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让少主玉菏泽一人应付明里暗处的魑魅魍魉,玉乘风也不放心,所以这时候洛景主动请战,玉乘风觉得可行,自然不会拒绝洛景的提议。

闻言,洛景表情严肃地对着玉乘风点了点头,目光阴测测道,“那我即刻出发,庄里就交给你了,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这次一线天来者不善。”

洛景好心提醒道。

“我明白,你也注意安全,点苍派跟岭南派,还有盟主府肯定都不会闲着,指不定中途还会有陷阱。”

玉乘风想起另外三大势力,便再度嘱咐起洛景来。

“我能应付,你且放宽心,我先走了。”

撂下这话,洛景就转身朝着房门走去,背影一片肃杀之意。

很快,洛景的身影就消失在拐角,玉乘风扭头看了一眼正摩挲着下巴,不知道又在琢磨什么鬼主意的云荒,表情有些无奈道,“你不是说你要去贝门峰吗?还杵着作甚?”

玉乘风虽然很不想搭理云荒,但云荒所率领的组织不容小觑,而且云荒作为贩卖情报的头头,他若是前往贝门峰倒是可以牵制好几拨人。

在玉乘风看来,云荒除了打扮骚包点,平时的爱好古怪点,倒也没有其他臭毛病,看在某人那从来都没有掉过线的战斗值,玉乘风决定给云荒一点好脸色。

玉乘风的出声打断了云荒的出神,云荒很快又是一副吊儿郎当,没个正行的样子,他跟玉乘风勾肩搭背,甚至将身体的大半重量都倚着玉乘风,后者实在受不了,原本打算给云荒一个过肩摔,但云荒精得跟猴似的,愣是提前察觉,及时避开了。

云荒瞬移到角落,冲着脸色阴沉的玉乘风笑了笑,而后语调慵懒道,“你刚才又不是没看见,洛景他很不待见我,我要是跟他同行,肯定会挨揍。”

云荒的觉悟挺不错,居然还能看出洛景对他的……深恶痛绝来。

虽然玉乘风很想奚落云荒,但鉴于如今局势太过于紧张,玉乘风也无心开玩笑,他眉头狠狠一拧,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玉乘风迎着云荒的视线,而后如此追问起云荒来。

“那你还去不去贝门峰?”

此刻,玉乘风只想知道云荒接下来行动计划到底是什么。从方才某人的跃跃欲试来看,玉乘风觉得云荒一开始是真的想去贝门峰的。

但洛景都已经离开了,云荒却没有任何行动,更没有流露出任何焦急的神色来,一时间,玉乘风也有些琢磨不透面前的友人了。

当玉乘风心思千转百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云荒含笑的低沉嗓音。

“去,为何不去?不过……”,说到这里,云荒突然拖长语调,显然是故意卖关子,玉乘风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玉乘风没时间跟云荒打哑谜,他恶狠狠地剜了一眼云荒,冷哼一声,作势就准备离开,却被云荒拉住了。

云荒脸上的吊儿郎当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严肃得不能更严肃的表情。

“我当然要去贝门峰,但现在我更想知道柯孟欣的下落,我会多留一天,要是我的人还没有确凿的消息传来,明日清晨我就启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好了,玉菏泽没那么容易被人算计,要不然岂不是砸了你们麒麟山庄的招牌。”

云荒话音一落,玉乘风就眸光微闪道,“你最近是不是一直都在追踪柯孟欣?”

虽然这是疑问句,但玉乘风说好的语气却格外笃定。

闻言,云荒倒也没有否认,很是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嗯’了一声。

“你怎么突然想到要关注柯孟欣?”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玉乘风再度追问起云荒来。

毕竟按照之前双方的约定,这会儿,云荒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可偏生云荒来了,而且他一来就重点‘关爱’柯孟欣,如果说一切只是巧合,玉乘风压根就不会相信。

当玉乘风表情甚是认真地等着云荒回答时,云荒却故作高深地笑了笑,而后将食指竖起,放在唇边,冲着玉乘风眨巴眨巴眼睛道,“佛曰不可说。”

玉乘风本来还以为云荒是准备‘自动揭晓答案’了,谁知道他居然跟自己来了这么一招,玉乘风俊脸当即就漆黑如锅底,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

当玉乘风气不打一处来的时候,云荒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冲着玉乘风挥了挥手,而后就身法诡异一闪,很快,云荒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玉乘风面前。

玉乘风低啐了一句什么,无人听清,但此刻玉乘风心情好不到哪里去。

就在玉乘风亲切问候云荒的祖宗十八代时,云荒用传音的法子,给玉乘风留下了一条线索。

玉乘风表情精彩纷呈,但黑眸之中的怒意却渐渐消弭于无形。

玉乘风轻扯薄唇笑了笑,目光寒冽道,“臭小子,真有你的。”

无人知道云荒离开之前究竟给玉乘风传递了什么消息,但明眼人却能够看出玉乘风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也许云荒给玉乘风吃了什么定心丸吧。

接下来,云荒没有再去玉乘风面前怒刷存在感,玉乘风也没有派人去找过云荒,玉乘风知道云荒最迟明日清城一定会启程前往贝门峰。

而有了云荒暗中帮忙,贝门峰那边就算真的闹翻天,到时候少主玉菏泽也不会应付不来。

这么一想,玉乘风便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寻找简灵跟柯孟欣行踪一事上,但让玉乘风有些挫败的是,就算他将整个锦州都翻个底朝天,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简灵跟柯孟欣就像是突然人海蒸发了似的。

为此,玉乘风都已经发了好几次火了。

要知道,往日里玉乘风脾气相当温和,跟时不时暴跳如雷的洛景截然相反,但这一次因为简灵的事情,玉乘风也隐隐变得易怒,暴躁起来。

甚至连玄衣卫们都开始憷玉乘风,可想而知,某人的‘症状’有多严重。

虽然玉乘风心情郁闷,但玉乘风还是认为简灵跟柯孟欣并没有离开锦州,所以玉乘风加大力度,派出更多玄衣卫追查两人消息。

当玉乘风为了简灵大伤脑筋时,云荒也已经抵达了贝门峰,而且云荒明明比洛景晚出发,但两人却是前后脚抵达的。

可想而知,云荒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休息过,更甚者大部分路程都是直接使用的……轻功。

进入贝门峰时,云荒除了精神略显疲惫之外,一切如常。

云荒没有先跟洛景碰面,更没有打算联络先他一步抵达贝门峰的菏泽,而是选择了一个偏僻的客栈住下。

当然就云荒那张标致得不能更标致的面容,他要是一露面,无论在哪里都容易引发骚动,再被他人强势围观,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云荒早在进入贝门峰之前就已经替自己易过容了。

虽然对此,云荒心生强烈的抵触之意,但为了更加方便行走,他也只能委屈自己了。

如今的云荒就属于那种丢进人堆里,毫不起眼的存在。

而且云荒也暂时改掉了他那‘丧心病狂’的涂脂抹粉的爱好,虽然对此,云荒更加不适应,但为了更加高效地完成任务,云荒只能‘稍作忍耐’。

入夜之后,客栈大部分的客人都已经睡下了,只有云荒那间房间还亮着烛火。

云荒的窗户半开着,夜风吹入房间,让烛火不断摇曳,好几次看起来都像是要被风吹灭。

云荒手中拿着一本泛黄的书籍,百无聊赖地翻阅着,视线落在书页上,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看上面的内容,反正很久,云荒也没有翻页。

而且云荒背部坐得笔直,耳朵也竖起,谨慎地关注四周的动静,无人知道云荒到底是在等人,抑或只是消遣漫漫长夜罢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就在云荒有些困意,脑袋开始一点,一点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两声一长一短的猫叫声,若是稍不注意就会被忽视掉。

之前还在‘钓鱼’的云荒,豁然起身,他将书本随意地丢在桌上,高大的身躯快如闪电地一晃,很快就从窗户飞身而下。

云荒动作极快,根本就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出不对劲。

没过多久,云荒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废弃许久的农庄,云荒站在荒草覆没的古井枯塘,目光如炬地看着无边的夜色。

他双手负在身后,身姿挺拔,显然是在等着什么人。

没过多久,另外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来人身穿一袭低调的夜行衣,几个起落就已经来到了云荒跟前,那人面上也戴着黑色面巾,他单膝跪在云荒面前,毕恭毕敬道,“尊主,冥煞之主安嘉孺如今下榻在卧龙阁,安嘉孺身边只带了两个有些面生的弟子,目测那两人武功并不高,而且安嘉孺是秘密赶来贝门峰,行事相当低调,属下觉得安嘉孺极有可能不打算参与这次的武林大会,恐怕只是来观察情况的。”

男子话音一落,云荒黑眸划过一抹凛冽的寒芒,他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属下,而后语调低沉道,“闪电,你起来吧。”

闻言,劲装男子赶忙从地上站起来,目光幽幽地看着自家主子,显然是在等云荒的最新命令。

闪电方才特意提到了冥煞之主安嘉孺的动向,很显然这是云荒之前交给闪电的任务。

云荒仰头看了一眼毫无星子的夜空,脑海思维正高速运转,云荒不发话,闪电也不敢出声,唯恐打断了自家尊主的思绪。

闪电并没有等太久,很快,耳边就传来了云荒那略点笑意的嗓音。

“安嘉孺未必不会参加武林大会,闪电,你继续派人盯着安嘉孺,这次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管是对他而言,还是对甘雪巍,舒翎羽来说。”

说到这里,云荒停顿了一下,他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而后再度补充道,“这三人是不会继续让凌煊稳坐钓鱼tai台的。”

王爷太难混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