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骚包红衣公子云荒 即将赶赴贝门峰的尊逸王 暗潮之四方云动

简灵只是采取暴力手段将玉乘风当场打晕而已,并没有对玉乘风造成任何无法逆转的伤害,所以在过了半柱香的时辰后,玉乘风就醒过来了。

玉乘风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嘶了一声,眉头更是狠狠皱起,谁让简灵用那么大气力呢?玉乘风甚至怀疑‘患处’恐怕早已淤青一片了。

玉乘风缓缓从床上爬起,思绪渐渐回笼,目之所及早没了影后妹子的身影,虽然玉乘风很是懊恼,责怪自己没有‘粗心大意’,居然忽视了简灵体内的蛊毒,但就算玉乘风将肠子都悔青了,他也没办法改变如今的局面。

玉乘风知道简灵恐怕早就落入了下蛊之人的手里,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用那样的法子召唤简灵的。

简灵并不懂武,也没有任何内力,这一点,玉乘风再清楚不过了,但早前袭击自己的时候,简灵恰逢‘发病’,可想而知,就是因为被下蛊之人操控的缘故,不然简灵不可能瞬间拥有如此可怕的爆发力。

玉乘风坐在床边,拧眉思索了早前发生的一切,简灵身体出现异样的时候,当时自己正跟简灵提及一线天的柯孟欣,毕竟洛景在麒麟山庄,简灵睡过的床榻内侧发现了属于柯孟欣的银针。

想到这里,玉乘风黑眸划过一道凛冽的寒芒,他猛地抬头,又不幸地扯到了患处,眉头立刻皱成川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玉乘风一边轻轻揉按着自己脖颈,一边呢喃自语道,“难不成柯孟欣刚才来过?操控简灵的就是他吗?”

玉乘风话音一落,一道颀长的身影飘然而至,来人接着玉乘风的话追问道,“乘风,你刚提到了柯孟欣?他人呢?”

很显然来人更加在乎的是柯孟欣的去向。

“你怎么来了?”

玉乘风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两步之遥,打扮得格外骚包的红衣男子,眉头越发紧蹙了,黑眸之中的嫌弃藏都藏不住。

玉乘风从床榻上起身,伸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他实在是扛不住红衣男子身上的香味。

很多时候,玉乘风都没办法理解某人,明明是一个牛高马大的汉子,为什么老喜欢姑娘家的胭脂水粉呢?而且涂抹起那些玩意儿来,简直没个节制啊喂。

如果不是某人颜值比较高,恐怕早就被身边的人……投诉了吧。

所以说,这依旧是个颜值至上的操蛋世界。奇葩遍地都有。

“你离我远点,我都快被你熏死了。”

玉乘风本来就因为‘弄丢了’影后妹子各种心烦意乱,这会儿,云荒居然还跟着添乱,他怎么可能会给云荒任何好脸色。

玉乘风的扑克脸,云荒视而不见,某人但凡脸皮不厚,也不可能将自己捯饬成这样,更不可能在被身边众多友人‘埋汰’了数十年还‘屡教不改’。

云荒闻了闻自己的衣袖,再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并没有觉得气味有任何怪异之处啊,他一本正经地看着玉乘风道,“乘风,我看你是存心找茬吧,这次的香粉经过改良,整个黑曜大陆独一份儿,我事先已经询问过很多路人,大家都赞不绝口。”

云荒这话让玉乘风俊脸猛抽,他没好气道,“你肯定是找的姑娘家吧?她们都沉浸在你的‘美色’之中,哪里还分辨得出香味的好歹来。”

玉乘风太了解云荒了,所以当场就拆某人的台。

就在云荒打算抗议什么的时候,洛景的身影也出现在房门口,此刻,洛景脸色很是阴沉,显然心情不太好。

洛景看到云荒的时候,下意识就狠狠地皱了皱眉,很显然,云荒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一点都不高大滴说。

跟云荒笑意盈盈地冲洛景挥手的热情截然相反的是,洛景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云荒,而后就径直朝着玉乘风走去。

“简灵人呢?”

洛景没看到影后妹子,心下很是疑惑不解,直接追问起玉乘风来。

玉乘风也没有刻意隐瞒洛景的意思,他言简意赅道,“我怀疑有人潜入了乾门,利用简灵体内的蛊毒操控她,半柱香的时辰之前,她突然袭击了我,趁我晕厥的当下离开了。”

说这话的时候,玉乘风面无表情,目光更是森冷,很显然,这件事情还是让玉乘风怒不可遏滴说。

毕竟少主玉菏泽离开麒麟山庄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就是让玉乘风看好简灵,绝对不能让简灵落入他人手中。

可现在玉菏泽前脚刚走,后脚简灵就不见了。

洛景一听玉乘风这话,俊脸阴沉得有些可怕,他语调微微拔高道,“贝门峰的武林大会眼看着就要召开,这个时候,简灵被人掳走,势必会打乱少主的部署,我看少主回来一定会冲我们大发雷霆的,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法子?”

一想起玉菏泽事后的‘兴师问罪’,洛景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当洛景跟玉乘风讨论正事的时候,云荒表情有些高深莫测,他伸手摩挲着自己那俊逸有型的下巴,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云荒肯定是在暗中憋着坏。

洛景虽然不算质问,但他的话还是让玉乘风冷了脸,玉乘风将拳头捏得咯吱响,目光凌厉地看着洛景,而后语调低沉道,“既然简灵是在我手里出事,这个责任我会负,我会尽快想办法找回她。”

撂下这话,玉乘风就越过洛景,神色几分冰冻地朝着房门走去。

在跟洛景错身的当下,洛景伸手拽住了玉乘风的胳膊,后者微微蹙了蹙眉,扭头看向表情同样难看的洛景,语调清冷道,“你这是作甚?”

玉乘风说话的语气算不上友善,但洛景并没有跟玉乘风计较,洛景知道,简灵的失踪也打了玉乘风一个措手不及。

何况简灵体内的蛊毒本来就处于蛰伏期,其实这次的事情也不能怪玉乘风大意,毕竟简灵的情况太过于特殊,就算当时少主玉菏泽在场,也未必能够提前预料到所有情况。

未雨绸缪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更何况,他们麒麟山庄可以安排玄衣卫从黑风寨将简灵带走,自然也不能阻止暗处始终都在打简灵主意的人,再截他们麒麟山庄的胡。毕竟大家都是……各凭本事。

再说这次来乾门,洛景也不是为了跟玉乘风闹不愉快的,他还带了另一个爆炸消息。

想到这里,洛景眉头越发紧蹙,他忧心忡忡地看着玉乘风,而后如此跟玉乘风说道,“刚我接到了寒露的密信,寒露在信上说尊逸王也赶往贝门峰,明日暮色时分想必就要抵达了。”

让洛景方寸大乱的其实是寒露传递回来的最新消息,而且这件事情还涉及到了璇玑帝苏雷霆的胞弟苏君琰。

洛景的话让玉乘风心下一沉,脸色更是变幻如调色盘似的。

玉乘风语调微微拔高道,“简灵已经出现,按理说,尊逸王就不可能露面,为什么……”

玉乘风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未尽之意,洛景已经明白了。

洛景迎着玉乘风疑惑不解的眸子,目光很是隐晦地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已经让惊蛰将此事尽快通知少主,一切只能看少主了。”

洛景跟玉乘风的交谈压根就没有避讳云荒的意思。

云荒起初还格外安静,并没有插嘴,但当云荒看到洛景跟玉乘风都是一副‘世界即将末日’的凝重模样,云荒便朝着两人走去。

随着云荒的走动,房间里面的香气越发浓烈,虽然并没有玉乘风抱怨的那么难闻。

但作为两个笔直得不能更加笔直的大老爷们儿,洛景跟玉乘风都受不了云荒那香气飘飘的样子。

洛景没好气地剜了一眼云荒,语调不善道,“你能不能改了你这个臭毛病?简直是丢人现眼。”

洛景这会儿心情不好,说话当然更加刻薄。

不过云荒非但没有生气,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幻分毫,他只是皮笑肉不笑地跟洛景,还有玉乘风说道,“尊逸王半月前出现在凉州,如今再去贝门峰又有什么好惊讶的。你们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头?嗯?”

云荒的言外之意是说洛景跟玉乘风过度解读尊逸王抵达贝门峰的事情。

云荒这话一出,玉乘风黑眸划过一抹寒冽的冷芒,他目光幽幽地看着表情有些高深莫测的云荒,思维高速运转之后,玉乘风如此追问起云荒来。

“你是不是还掌握了苏君琰别的线索?”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玉乘风说话的语气很是笃定。

当玉乘风追问云荒的时候,洛景虽然没有开口附和,但从洛景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也在等云荒的答案。

云荒倒也没有继续卖关子,他双臂环胸,神态很是慵懒道,“那是当然,不然你们以为我大老远赶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说到这里,云荒轻扯薄唇笑了笑,笑容越发衬托得云荒丰神俊朗,气质出尘。

很快,云荒就再度补充道,“尊逸王前往凉州,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他可是有着贤王美誉的皇亲国戚,替璇玑帝分忧解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启人疑窦的是,国师跟沐相为什么都暗中派人跟在尊逸王身后,虽然两拨人都被尊逸王甩开了,但后来我发现无尘居然亲自出马,不过貌似无尘也行动失利,在凉州地界就失去了尊逸王的踪影。”

“后来无尘不知怎么又跟负责围剿黑风寨的靠山王苏慕碰头,两人更是一起上的黑风寨,至于沐相,从搜集的情报来看,这半月,沐辰溪都是称病不出,一直呆在丞相府,谢绝一切外客,就连宫中的宴会也婉拒了。”

“可我总觉得沐辰溪此举不太正常,或许他早就离开了璇玑皇城,既然无尘可以亲自离京,难保沐辰溪不会有样学样。”

云荒将自己所掌握的情报都事无巨细地说给洛景跟玉乘风听。

麒麟山庄暗地也有在关注尊逸王,国师跟沐相的动向,但因为简灵的‘到来’,后来麒麟山庄再度调整了‘重心’,对沐辰溪的关注相对而言减少了,所以云荒方才所言,有关沐辰溪的部分就是洛景跟玉乘风了解不多的地方。

略微思索了一下,玉乘风手指轻轻叩击着自己的下巴,黑眸精光闪闪,很快他就如此跟云荒说道,“你难道觉得沐辰溪也会出现在贝门峰?”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结合如今的情况来看,玉乘风觉得他的猜测不无道理。

玉乘风话音一落,还没等云荒开口作答,一旁的洛景就插话道,“如果换做我是沐辰溪,我也不会不采取任何举措,如今看来,龙魂令十有八九已经落入了尊逸王手里,苏君琰要是去了贝门峰,就算碍于身份的缘故,他不能上去挑战武林豪杰,但苏君琰完全可以网罗天下英豪,对于那些即将在武林大会上‘大放异彩’的人来说,尊逸王的名头足以吸引他们的目光了。”

“想要入仕的人,若是可以拜在尊逸王麾下,不也是双赢的事情吗?尊逸王的野心可不会止步于皇族显贵,他恐怕想要更上一层楼吧?”

洛景说得更加直接,他甚至将尊逸王那点小心思都拿到台面上,直接挑明了。

洛景的话让云荒跟玉乘风齐齐皱了皱眉头,不过谁都没有反驳,毕竟洛景所言句句在理。

房间里的气氛很是压抑,三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就连空气之中都弥漫着让人头皮发麻的紧张感。

半晌的沉默过后,还是云荒率先打破了沉默,他视线先后落在玉乘风跟洛景身上,而后以拳抵唇,轻轻咳嗽道,“如果沐辰溪真的也出现在贝门峰,那么沐辰溪所代表的就是璇玑帝,尊逸王但凡不想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想必都不会在贝门峰的武林大会‘兴风作浪’,至于无尘,我相信他也会竭尽所能杜绝一切‘变数’,毕竟比起另外几方,无尘更不希望武林大会演变成……修罗场。”

王爷太难混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