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蛊#毒发作的影后 被简灵抱摔的玉乘风 神秘驭@兽高手现

玉乘风话音一落,简灵当即就翻了一个很不雅观的大白眼,而后没好气道,“你这不是废话?那家伙肯定就在附近。不过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ta’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不让蛇王指挥群蛇攻击我了呢?明明一开始它们来势汹汹,都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的……”

说到这里,简灵眉头狠狠一皱,表情略显茫然地看着玉乘风,显然指望玉乘风替她……释疑解惑。

影后妹子单手托腮,眼巴巴地看着玉乘风,再加上如今她脸色依旧苍白,倒是颇有一副羸弱美人,我见犹怜之感。

玉乘风心神微微荡漾,不过很快,他就狠狠地摇了摇头,将某些不切实际的感觉驱赶跑。

简灵虽不是那种一见惊艳的美人,却有着异如常人的独特魅力,再加上她表情格外灵动,安静的时候,星眸璀璨如星河,忽闪忽闪的,就好像会说话似的,更是给她平添了一种媚态。

如果玉乘风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简灵,或许也会被‘假象’误导。

玉乘风平复了心中的某些涟漪,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下,而后如此跟简灵说道,“要么是因为突然发生了别的事情,让那人不得不改变主意,暂时放你一马,但等那人忙完别的事情,掉过头来,肯定还是会对付你,所以你的危险还是没有解除,而且那人既然可以来去自如地召唤葬龙山蛇王,可想而知‘ta’的实力强大到何种地步。”

“要么就是‘ta’操控蛇王攻击于你的时候,现场再度出现了另外一人,后者干扰了前者的行动,但‘第二人’到底是单纯针对于前者,亦或是想替你解围,暂且不得而知。”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如果‘第二人’的出现只是误打误撞地替你解围,我想那个想要对付你的人很快还是会卷土重来。”

玉乘风心思缜密,他将所有能想到的可能都事无巨细地说给简灵听。

听完玉乘风的话,简灵表情越发惆怅,她捧着自己的脑袋哀嚎道,“最有名的驭兽高手多出自南疆,但那帮人基本上都是隐居状态,我究竟什么时候招惹到了这群世外高人一般的存在,而且这位高人一出手就操控葬龙山蛇王群攻,这特么究竟多想弄死我啊?”

先前玉乘风已经提及过驭兽师,简灵也不傻,玉乘风能够想到的,她当然也可以。

当简灵说到南疆时,玉乘风黑眸当即就划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

玉乘风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视线淡淡地扫了一眼依旧愁眉苦脸的影后妹子,而后一语双关道,“一线天的势力盘踞南疆多年,虽近年来,他们都很低调,表面看上去没有任何入世的打算,然则局势瞬息万变,恐怕不能同日而语。”

玉乘风这番话算是彻底将嫌疑引到一线天身上了。

之前玉乘风离开乾门又再度跑了一趟麒麟山庄,玉乘风跟洛景重新交换了一下意见,洛景将自己从简灵床榻内侧发现的银针交给玉乘风,玉乘风当时就怀疑起一线天的某人来。

玉乘风话音刚落,简灵就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玉乘风,她语调微微拔高道,“怎么会是一线天?我原本还怀疑暮云泽……”

说到这里,简灵停顿了一下,秀眉都快要打成死结了。

隐居南疆的高人少说也有一打,而且这些还不包括那些低调得令人发指的人,谁让那帮高人善于隐藏自己的一切信息呢?

对于善于驭兽的高人,影后妹子倒也认识几个,其中一个就有暮云泽。

结合早前发生的事情,最让简灵怀疑的反倒是暮云泽。

可如今玉乘风却将话题引到了更为低调的一线天身上,简灵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简灵这个问题一出,玉乘风目光有些深沉,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如此跟简灵解释道,“凑巧的是,前段日子我们就在追踪暮云泽,暮云泽如今还在饶河一带,怕也是分身乏术。”

玉乘风直接否认了暮云泽跟此事的关系。

闻言,简灵眉头稍微舒展了一些,不过,影后妹子还是没有忘记一线天,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玉乘风,而后再度追问起玉乘风来。

“那一线天呢?你又是怎么锁定一线天的?”

很显然,简灵还是很介意此事,她知道玉乘风不可能无的放矢,若是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恐怕玉乘风也不会将话题故意引到一线天身上。

就算玉乘风代表的是麒麟山庄,他也不会‘没事针对’一线天,毕竟一线天跟他们麒麟山庄实力旗鼓相当,而且这些年来,双方都是井水不犯河水,颇有一种‘和谐相处’的架势。

说实话,简灵压根就没有怀疑过一线天,因为无论是她作为简灵存在的时候,亦或是作为影后王爷‘游走世界’的时候,她跟一线天都没有正面较量过。

一线天对于简灵来说算是一个……超然物外的组织。

当简灵还是影后王爷的时候,他并非没有让寂痕调查过一线天,但一线天的‘保密功夫’真的做得挺全面,所以可供某王查探的有用消息其实很少。

但鉴于一线天从来都没有针对过尊逸王府,更没有挑起过任何涉及影后王爷的纷争,所以渐渐地,某王便将一线天抛在了脑后。

但这一次当简灵以女体出现,疑似被一线天‘针对’时,影后妹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简灵心思不免有些飘远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玉乘风的清冷话语。

不知何时,玉乘风已经站起身来,他绕着房间,来来回回地踱步,一边走,一边跟简灵说道,“洛景在你房间床榻内侧发现了一线天柯孟欣专属的银针,而且柯孟欣也的确是驭兽的高手,从葬龙山蛇王出现在你房间,前前后后的诡异可以看出,一线天跟此事有关系,就算他们不是主谋,也一定是执行者,只不过到底有什么人能够说动一线天出手?”

玉乘风想了想,还是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都说给简灵听。

当简灵从玉乘风口中听到柯孟欣名字时,她脑袋当即就跟针扎似的,简灵小脸揪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脑袋,轻声呻吟起来。

简灵的异样,玉乘风当然也发现了,玉乘风眉头狠狠一皱,快步朝着简灵走去,他弯腰俯身,目光很是关切地看着简灵,语调满是忧心道,“你怎么呢?”

此刻,简灵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犹如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影后妹子甚至将自己的唇瓣都咬破了。

最初还只是脑瓜仁一抽一抽地疼,后来就突然席卷全身,简灵身体一软,眼看着就要朝着地面滑去,玉乘风自知简灵情况很不对劲,他不假思索,立刻就弯腰将简灵打横抱起。

“可能是蛊毒发作了,你先忍忍,我想想办法。”

玉乘风也只能朝着蛊毒方面设想了,他抱着简灵快步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

玉乘风刚将简灵放在床上,还没等玉乘风起身,原本痛苦不已的影后妹子突然双眸猩红地看着玉乘风,而后揪着玉乘风肩部,一个甚是利落的抱摔,顷刻间,玉乘风就被简灵压在身下。

玉乘风本来就是高手,反应速度自然也不慢,但诡异的是,玉乘风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力居然使不出来。

玉乘风俊脸表情一片惊骇之意,正当他准备追问简灵什么的时候,简灵一记利落的手刀,毫不留情地将玉乘风给……打晕了。

玉乘风虽然气得恨不得胖揍简灵一顿,但很快他的意识就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昏迷之前,玉乘风唯一的念头就是,恐怕贝门峰的武林大会又要再起变数了。

制服玉乘风之后,影后妹子动作很是利落地从床上下来。

此刻简灵的状态明显不对劲,星眸里更是毫无温度,看上去跟被人操控的……傀儡有一拼。

简灵先是站在原地,表情冷漠地看着房门的方向,无人知道此刻影后妹子究竟想干什么。

很快,简灵就再度转过身去,目光幽幽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玉乘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房间里的两人,一人站着,一人躺着,彼此之间隔着一段距离。

片刻之后,简灵耳根微动,原本半掩着的窗户突然钻进一条通体碧绿的小蛇。小蛇盘踞在窗扉上,冲着屋里的人吐着红色的信子。

虽然蛇的个头不大,但那双眸子却泛着幽冷的光泽,看得人头皮发麻。

小蛇的视线显然是落在简灵身上的。

当小蛇出现的时候,简灵秀眉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原本木然的眸子突然划过了一抹光,不过很快就归于黯淡。

很快,小蛇就哧溜地爬了出去,见状,影后妹子也身姿矫健地朝着窗户的方向走去,将窗户推开,而后也从房间快速地蹿了出去。

原本玉乘风就有在简灵房间四周安排了不少玄衣卫,可当简灵跑出来时,居然没遇到任何人的阻挠,这样的情况只能证明……安保系统已经被破坏了。

小蛇动作极快,简灵虽然不会武功,但此刻跟在小蛇后面,速度既然一点都不慢。

小蛇带着简灵一路向西,一人一蛇在乾门自由穿梭,如同进入无人之境。

很快,小蛇就停了下来,见状,始终跟在小蛇身后的简灵也停下了脚步。

此刻,简灵的目光依旧格外呆滞,她眼神空洞地看着虚空。

四周围静悄悄的,就连风声都不知何时停止了。

片刻之后,一道藏蓝的颀长身影飘然而至,来人面上戴着一副玄铁打造的面具,将其真实面容遮蔽,面具后面有一双幽深寒冽的眸子。

男子额前垂着一缕银色的头发,手中拿着一根造型很是别致,看起来像笛子,又不是笛子的乐器。

男子手指轻轻摩挲着乐器,视线则始终都落在庭院之中的简灵身上。

男子脚尖轻踩在树枝上,目光幽幽地看着下方的简灵,似乎在琢磨什么。

当男子出现的时候,小蛇眼瞳的光泽越发明亮,很显然,男子恐怕就是小蛇的主人。

很快,男子就足尖轻点,身法诡异一闪,很快就降落在距离影后妹子不过三步之遥的地方。

从始至终,简灵情绪都没有出现过任何起伏,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男子,也许,简灵根本就没有看任何东西。

简灵的木然,男子不以为意,面具下的薄唇微微勾了勾,黑眸迸射出一抹很是愉悦的笑容,而后轻声细语地跟影后妹子说道,“简灵,我等你好久了,你终于来了。”

男子的嗓音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当男子开口的时候,简灵秀眉狠狠一拧,头部机械地转动了一下,似乎想抗拒什么,奈何此刻的影后压根就不是男子的对手。

简灵的反应当然悉数落入了男子眼中,男子黑眸精光乍现,面具下的剑眉微微皱了皱,很快,藏蓝衣袍的男子就将手中的乐器放在嘴边,很快简灵耳边就飘来了一阵有些尖锐的音调。

简灵脸色当即就惨白如纸,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她哀嚎一声,当即就抱着自己的头,跪倒在地上。

简灵的难受,男子看在眼里,但却没有流露出任何同情的神色来,他只是自顾自地吹着……

而当男子吹奏乐器的时候,之前那只小蛇也围绕着男子打起圈圈来,似乎很喜欢男子吹奏的乐音。

直到简灵再也扛不住,重重地摔在地上,晕过去后,藏蓝衣袍的男子才停止了吹奏。

男子居高临下地看着简灵,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是给你的惩罚,谁让你屡次三番地想要从我身边逃离呢?”

跟之前那诡异的嗓音相比,这一次男子的声音倒显得正常了很多,完全是成年男子的低沉,磁性十足滴说。

王爷太难混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