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女半龙人

战斗骤然打响。

法雷尔作为一名自称是传奇法师的男人,在祭坛上半龙人女性的生命遭受威胁时,第一次展现出了强悍的战斗力。

他急速旋动魔杖,炽热的火球连绵不断爆射而出,火球在山谷中掀起一团团火浪,七八个蜥蜴人化为舞动的火蜥蜴。

突然遭遇攻击,这个蜥蜴人部落不得不中断了祭祀活动,他们拿起巢穴中的武器,呼啦啦朝伊德琪三人冲来。

伊德琪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己方只有三个人,而蜥蜴人可是整个部落,这次突袭作战说不定要演变为突围作战。

一群手持石棒和蒙皮木盾的蜥蜴人冲在最前,他们确认只有三个鲁莽的冒险者后,尖牙林立的嘴巴咧起,露出期待而残忍的笑容,期待着自己手中的石棒敲碎冒险者的头盖骨。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什么?面对即将扑上来的蜥蜴人战士,伊德琪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对了,原因是这个蜥蜴人部落信仰“龙祖”,而且用活人祭祀。为了抓住活人,他们经常袭击村庄、劫掠旅行商队,还有绑架来往的过路人。必须拔除掉这个威胁。

所以这是宗教战争?面对即将劈头砸来的巨石棒,伊德琪自嘲地笑了笑,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构装体收纳盒”。有的东西太久不用,差点都忘了。

“轰!”石巨人从天而降。

它落地时双脚踏出的冲击波震颤了大地,周围的蜥蜴人站立不稳,喝醉酒一般东倒西歪。

石魔像以粗粝的石雕眼睛睥睨四方,脚下的的蜥蜴人只及它膝盖高。它迈动巨大而坚实的双腿,以山崩地裂般的气势撞入蜥蜴人群中大杀四方。

面对刀枪不入的石巨人的践踏,蜥蜴人的攻势立刻崩溃了。

他们留下一地惨不忍睹的血浆肉泥后向山谷中逃窜,抛掉手中武器以四脚朝地的姿态爬行,只恨爹妈不是蜈蚣,没多生几条腿。

石魔像追逐着逃命的蜥蜴人,它的体型虽然庞大,但动作完全不笨拙。

它在地势凹陷的山谷中践踏四方,就犹如孩童在水盆中戏水,每一次溅起水花般的泥土和砂砾,都能要了一群蜥蜴人的命。

伊德琪找了块干净点的石头坐下,准备等待战斗的结束。另一边巴里特扛着滴血的长剑,也在眺望远处。他干掉了几个落单的蜥蜴人,并没有参与去追杀残兵。

巴里特并不是应该嗜杀的人,而且蜥蜴人这种皮糙肉厚、身上最值钱的部位也卖不出几枚银币的种族,冒险者是没有兴趣狩猎的。

只有法雷尔在旁边焦急地上蹿下跳,他担心石魔像会不管不问,将被绑在青石祭坛上的半龙女性一脚踩成肉泥。

伊德琪倒是相信石魔像的判断力,在上一次释放石魔像时,它逮住一个讨人厌的王国子爵,但遵从了伊德琪的意志,并没有用指头将子爵碾死。

突然事情起了变化。

在石魔像巨脚踏下的地方,大地突兀地裂开一条长缝。地缝如一张大嘴,将石魔像的脚踝吞入。

石魔像重心不稳,巨大的身躯摇摇晃晃即将跌倒,所幸它极有灵智,立刻用手臂撑住旁边的山崖,才没有摔倒。

伊德琪站起身,看清了险些让石魔像摔倒的施法者。在青石祭坛附近,一个蜥蜴人萨满双目赤红,它高举双手,抖动头顶五彩斑斓的羽冠,嘶吼着古怪的咒言。

“那是什么魔法?”伊德琪问法雷尔。

”让我康康。是始源魔法。“法雷尔眯眼答道。

石魔像灵活地单脚站起,很快将陷入大地的脚从泥土中抽出。它恢复灵便后,迈开大步冲向蜥蜴人萨满,大地在它的脚步下微微震颤。

在蜥蜴人萨满身旁,泥土和碎石如水柱般喷涌,一道旋转的泥柱拔地而起,撞上石魔像的头颅。

这并没有对石魔像造成什么损伤,但却遮蔽了它的视野,在它脚下,地表突然凹陷出一个深坑,石魔像的小半条腿都陷了进去。

伊德琪能看到,以蜥蜴人萨满为圆心,一个领域隐隐成形。在这个领域中,大地受蜥蜴人萨满的意志操纵,能够连绵不绝地发生变化,并且施放攻击。

不能再等下去了。伊德琪决定亲自动手,干掉这个碍事的始源魔法掌控者。

但事情再度出现了新的变化。

在半圆状的青石祭坛上,那个被捆住双手双脚、躺在祭坛上的半龙人女性,她使劲弓起腰背,同时手臂和脚踝上的木制枷锁无风自燃。

明黄色的火焰精准地烧掉了木枷锁,却没有烫及一点皮肉。半龙人女性获得了自由,她跳下青石祭坛,瞳孔骤然间涌出了灿金色的光芒,灼热的烟气在唇齿间涌出。

蜥蜴人萨满发现了她的动作,脸上满是吃惊。蜥蜴人萨满原本通红的脸颊上显出古怪的神色,他咧嘴说着什么。

那位女半龙人则露出一个蔑视的笑容,她用通用语嘶吼道:“愚蠢的蜥蜴,你已经被龙祖大人抛弃了。”

说话间,她脚底旋出一道烟尘,以她为中心,磅礴的热量释放开来,汇聚在身边的“领域”中。

植物一瞬间燃烧殆尽又化为轻灰,大地被蒸干水分,裂出枯燥的裂纹。石块被烫的通红,像是一块块炙热的火炭。

女半龙人开始朝蜥蜴人萨满奔跑,狂暴的热量也随她移动。她张开大口,喷出一道火龙卷,火龙卷翻滚着射向蜥蜴人萨满。

伊德琪第一次看到了两个始源魔法的碰撞。

地表的泥块立刻垒起,形成一面土盾牌挡住火龙卷,但在极致的高温下,一切泥土都有像岩浆变化的趋势。

地表凹出深坑,蜥蜴人萨满故技重施,想要让女半龙人跌进深坑里。但女半龙人的灵活性是石魔像的几倍不止,她修长有力的双腿踩住崩碎的土盾牌,发力凌空跳起,像蜥蜴人萨满跃去。

蜥蜴人萨满操纵自己脚下的土地向一边挪动,带动自己离开,勉强避过半龙人的攻击。他刚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身下出现了一片阴影。

有什么东西在头顶挡住了光。

蜥蜴人萨满抬头一看,视野中最后的事物,是石魔像沾满泥土的石板脚底。

“轰!”骨骼碎裂成细片的声音清脆得可怕。

石魔像抬起脚,脚底下是一滩血泥,脚板上黏着粘稠的血丝。它嫌弃地抬脚在一颗倾倒的松树上蹭了两下,擦掉血痕。

随后石魔像扫视了周围,确定蜥蜴人没有任何残余抵抗力量后,迈开大步朝伊德琪走去。

山谷边,伊德琪手托下巴思考着,心中有点困惑。这位女半龙人如此强悍,她为什么会被蜥蜴人抓住成为祭品呢?

咆哮英雄斗骨王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