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蜥蜴人进攻

夜深,点点繁星高挂夜空。

吃过黑面包、烤兔肉、甜燕麦粥组成的简单农家饭后,伊德琪、巴里特、法雷尔躺在一间大屋子里和衣而卧,奇可趴在巴里特的胸膛上,肉乎乎的身子摊成一团,三人一猫陷入沉沉睡梦。

……

“来了!”

黑暗中,巴里特猛睁开了眼。他的佩剑一直放在枕头下,相当于在薄薄的棉枕下叠着金属。

固体的声音传导性能比气体更好,因此远方的踏步声和马蹄声能够迅速通过大地,直接送入巴里特的耳朵。

通过这种方式,在睡觉时更容易发现夜袭,这是冒险者和军队中都知道的常识。

巴里特翻身下床,迅速穿好衣物,佩戴上皮甲。按理说伊德琪的感官要更加敏锐,但对于没有威胁的响动,伊德琪总是保持一种不闻不问的状态。

就比如说现在,伊德琪双手双脚摊开成大字型,衣冠不整,头发凌乱,还在呼呼大睡。

另一边法雷尔的睡姿更加不雅,他将一床棉被压在身下,偶尔扭动身子,呢喃着说几句梦话,不知道在做什么美妙春梦。

“起床了起床了。”巴里特使劲将他们两人晃醒,伊德琪从床上坐起,还是一脸困倦的迷茫表情。

“叮叮铛铛!叮叮铛铛!叮叮铛铛!”慌乱的敲钟声响彻遍野,杂乱的脚步声来来往往,火把的光芒在窗外晃动,整个村庄在深夜中惊醒。

“蜥蜴人来了!准备战斗!准备战斗!”“老人、小孩躲到村子中央去。”“小心,蜥蜴人放火了!……”

焦虑的喊叫声到处都是。三位冒险者推门出屋,村路上到处有人在奔跑,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惊恐的表情,火把、提灯的光芒将整座村庄映得发亮。

拿着长矛和弓箭的青年大步奔跑,冲向自己的战斗岗位,妇人抱着小孩踉跄着离开,还有年老的母亲在哀求,希望自己的儿子不要参战。

几乎孤立无援的村庄很早就做好了抵御外敌的训练,他们看似呈现出了一种井然有序、保卫家园的战斗气势。

但巴里特知道,业务的农夫和专业的战士是不可比拟的。这些刚拿上武器没多久的年轻人,在训练时也许能集中意志,努力做好自己的职责。

但战争真正来临之际,他们眼睁睁看着曾经朝夕相处的亲人、朋友被杀,面临血肉横飞,死状惨烈的地狱景象时,敌人的刀还未砍上来,他们的精神就会先一步崩溃,成为仓皇逃窜的懦夫,或者疯狂搏命的赴死者。

伊德琪和巴里特冲到村庄最前方,只见村庄外火光点点,漫山遍野都是手持各式兵器和火把的龙裔混血蜥蜴人。

蜥蜴人并未急着进攻,最前一排的蜥蜴人手中拎着铁链拴住的石球,石球上浇了动物油脂。他们点燃石球,然后迅速挥动铁链,一个燃烧的流星锤立刻成形。

几十名身高力壮的蜥蜴人将手中的流星锤旋过头顶,呼呼的火圈蓄势待发,火光映亮了他们凶恶的竖瞳。

一声尖锐的号角声响起,燃烧的流星锤全部释放,霎时间天空出现了数十条飞行的火流星。

火流星一个接一个砸入村庄,在石块垒砌的篱笆上开出大洞,击破房顶,打碎部分倒霉者的脑袋和胸膛,一团团火焰腾地在四面八方燃烧起来。

“法雷尔呢?赶紧过来!”伊德琪在惊恐的人群中大声呼喊。

“队长,我可是唯一的法师,核心输出力量,你们要保护我啊。”法雷尔用一个魔法护盾防住自己,正畏畏缩缩地躲在一颗榕树后。

“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是法师。快放个范围性防御法术保护村子。”伊德琪大吼。

法雷尔赶紧脉唱咒语,一个薄薄的光团在魔杖尖端涌现,光团骤然扩大,伸展为笼罩大半个村庄的防御光盾。

光盾奏效了,继续飞来的火流星撞在光盾上,咕噜咕噜往下滚,夜空中像是有燃烧的玻璃球在跳动。

“呜~~~”又一声涩耳的号角声在远处的丘陵处吹响,号角声响彻遍野。伴随着号角声,蜥蜴人们发动冲锋,部分蜥蜴人甚至把长矛背负在肩上,四脚朝地爬行,一时间喊杀声漫山遍野。

“难以置信,我一直以为蜥蜴人是空有蛮力、脑子不好使的种族,没想到他们还会扔流星锤,还会依靠号角来指挥战斗。”伊德琪惊讶道。

“这群蜥蜴人或多或少都有龙族的混血,看来龙血不仅提高了他们的体力,还提高了智力。龙可是智慧种族。”巴里特爬上村庄的壁垒,翻身跳到村庄外边。

“战斗!”

伊德琪手持巨剑,翻过围墙后一步当先冲向蜥蜴人群。

一个接一个蜥蜴人朝伊德琪举起长刀、掷出长矛,但他们的刀还没挥下、矛还未离手,伊德琪已经冲到他们面前,一剑一个,全部拍飞。

一时间村庄前出现了一种诡异无比的现象,就像是有一个高速运动的幽灵在战场上飘荡。

每一个人都看不清楚幽灵的身影,但凡是被幽灵碰到了的蜥蜴人,都骨骼破碎、呕出鲜血,接着身体向深邃的夜空高高飞去。

“呯!呯!呯!呯!呯!呯!呯!……”勇于冲锋的蜥蜴人以极高的速度减员,而他们甚至还没看清攻击者的长相。

巴里特举剑大力劈砍,干掉一个侥幸冲到村庄门口的蜥蜴人,接着便就地双手拄剑,百无聊赖地看眼前这蜥蜴人陆陆续续飞向夜空的奇特景象,想出力都没处使。

法雷尔也从壁垒里爬出来,他看见了这一地的蜥蜴人尸体后,松了口气,开始拿着魔杖指指点点,发射咒语,装模作样地战斗。

约莫五分钟后,进攻村庄的蜥蜴人开始溃散败逃,他们丢下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伤员,慌不择路地往黑夜深处逃窜。

伊德琪一剑劈下,打死了站在丘陵顶端吹号角的指挥官蜥蜴人,望见蜥蜴人残军彻底败逃后,扛剑走回村庄。

距村庄远处,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踏破了黑暗的寂静。明亮的晶石探照灯晃人眼睛,一队骑着梦魇战马的斯连教国骑兵疾步冲来。

十几名骑兵冲在最前,其中一个领头的骑兵长官高举弯刀,气势雄壮地大声喊道:

“信仰异神的村民同胞们,不用害怕,我们来了!虽然你们不愿相信六大神的伟力,但在六大神的指引下,我们仍然选择来拯救你们!感激吧!战斗吧!咆哮吧!”

他在寂寥无人的战场上绕了一圈,一脸困惑的模样,然后勒转马头,朝伊德琪踱步走来。

伊德琪瞟了他一眼:“这儿没你们什么事了。”

“这些蜥蜴人,都是你干掉的吗?”骑兵长官的声音有点打颤。地上躺着的尸体全是蜥蜴人的,一个人类都没有,而唯一站着的人只有伊德琪,答案已经显而易见。

咆哮英雄斗骨王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