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进村庄

三十天后。

在斯连教国的旅途十分安稳,一路上没遇到任何麻烦。三位冒险者离开斯连教国的首都,马不停蹄一路南下,日夜兼程赶路近一个月后,如今已经抵达斯连教国的南方边境。

眺望极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在边境线处巡逻的骑兵队。这一路上,气候愈发干燥,温湿的季风已不复存在。伊德琪确信,自己离八欲王沙漠越来越近了。

在旅途中他们体验过许多斯连教国的人文风俗,甚至参与了几场祭祀六大神的仪式,并在仪式后的宴席上蹭吃蹭喝。

绕过斯连教国的边境哨站,他们已正式离开斯连教国这个宗教国家。伊德琪回头远望一眼,感慨良多。

马车继续向前。

……

沿着刚能容纳一辆马车的曲折小径,一条蜿蜒河流显现在三位冒险者眼前。几十栋矮房卧在起伏的丘陵上,在农夫驱赶着牛群放牧,此地想必是一个村庄。

“就在这里歇息一下吧。”伊德琪从车厢中探出头道,“巴里特你驾驶马车也辛苦了。”

“我们应该雇佣一个活好的女车夫。”法雷尔建议道。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伊德琪瞪了法雷尔一眼。

“我说的是活好,也就是技术好的车夫。”法雷尔缩起肩膀做无辜状,“这话有问题吗?明明是队长你太敏感了。”

“我倒是无所谓,但是这两匹马受不了,它们太辛苦了。找个时候把它们卖掉或者放归山林吧。”巴里特调转马车的方向,朝小村庄驶去。

马车在村庄的土制篱笆边徐徐停下,伊德琪注意到一点,这个村庄的篱笆十分厚实,大部分由石块垒高,然后糊上泥巴,并插上了朝外的削尖木桩,并且还开有弓弩射击小孔。

三位冒险者跳下马车,朝村庄走去。

“站住!你们是斯连教国的传教士吗?”高昂的呼喊在耳边响起,接着一群青壮男人手持长剑和铁矛,呼啦啦冲了出来,将三人团团围住。

巴里特扫视了一眼这群神情戒备的男人,嘴角翘起一个不屑的微笑,连手也没有搭到剑柄上。

在他看来,这群气势汹汹的家伙,不过是自以为武艺娴熟的农夫罢了。他都不必拿剑,只用棍子就可以揍得他们哭爹喊娘,还不会闹出人命。

“我们是大地母神的忠诚侍者,不会转变信仰去信奉六大神。还请回吧。”人群当中,一个容貌沧桑,看似稳重些的中年男人发话了。

“把他们的腿打断一条!斯连教国的家伙才知道我们的厉害!”一些躁动的声音开始鼓噪,尖锐的长剑锋芒毕露,直指身材最强壮的巴里特。

“你们可以试一试。”巴里特摊开空荡荡的手掌,对刚才喊得最大声的人招了招手。

“揍他!给他点教训!”一波人喊叫起来,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围住巴里特三人都是些年轻力壮的青年。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而且现在人多势众,最容易热血上头。

“托昂,冷静点。”最开始发话的中年男人急道,想要喝止住一个青年人,但青年人完全没有搭理他。

这个棕色头发的男青年举起一柄半人高的长剑,径直朝巴里特砍去。

“不仅脚步虚浮,挥剑全靠蛮力,剑术差得离谱,而且还不服从指挥,比最低劣的散兵游勇还差了一截。让我来教你一些武艺吧。”

巴里特冷冷一笑,他不进反退,轻侧身避开男青年劈来的剑锋,抓住男青年挥空的胳膊,发力一拧。

“咔嗒。”手臂脱臼声清晰可闻,男青年痛苦地龇牙咧嘴,双手撒开剑柄。

巴里特又往他脚下一绊,男青年结结实实摔倒在地,脸部和大地母神来了个亲密接触。

“还有谁想学一学空手夺白刃的技巧?”巴里特双手环胸问道。

手持长矛铁剑的人群沉默片刻后,再度躁动起来,他们咬牙切齿地挥动兵器,即将有一拥而上的趋势。

伊德琪猛挥拳,“呯”地一声巨响,拳头凭空打出刺耳的音爆声。音爆声震颤了周围人的耳膜,焦躁的人群顿时安静了,就像一群炸毛的猫突然发现敌人是只沉睡的老虎。

没人想挨上这一拳,就算把全村的皮甲叠在一起,在这只拳头面前估计也就像纸一样脆弱。

武力震慑后,伊德琪开始和蔼地讲道理:

“我们不是斯连教国的传教士,是从其他国家远道而来的冒险者。路过这里,只是想短暂借宿一晚,然后用金币买点粮食和水而已。”

“是冒险者吗?”人群中的中年男人思索了片刻,他仔细打量伊德琪三人,确信他们的装束与斯连教国迥然不同。

中年男人似乎想起了冒险者这种职业的工作范围,欣喜道:“冒险者是杀魔兽的,对吗?”

“只说对了一半,”巴里特摇头道:“冒险者是拿钱杀魔兽的。”

“我们没有太多钱,不过我们有你们所需的粮食和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男人恭敬道:“请进吧,托诺尔村欢迎你们。”

……

进入村庄,村长很快为“最后的守道人”冒险者小队安排了歇息的地方。与村庄中的人攀谈后,伊德琪大致了解了这个村子的处境。

村子很久以前曾遭遇过恐怖的魔兽暴动的兽潮,一位信仰大地母神的神官偶然路过此地。

他施展魔力救下了村庄,并展现了大地母神的神力,不辞劳苦地救治受伤的村民,从此这个村庄的居民都选择信奉了大地母神。

但糟糕的一点是,村子毗邻斯连教国。斯连教国虽然痛恨异族,对其他种族格杀勿论,但对信仰异神的人类比较宽容,仅仅是经常派传教士来骚扰村庄,试图让村民们信奉六大神。

但村民们的信仰十分坚定,在传教士的眼中,基本上属于顽固不化的迷途者。为了达成目的,斯连教国的传教士甚至会采取一些龌龊手段,威逼利诱村民们转变信仰。

最近有一伙龙血蜥蜴人族群被精灵国驱赶,迁移到了远处的荒野中。他们是残酷而血腥的种族,经常出动抓捕异族,将俘虏的头颅割下,心脏刨出,献祭给他们信仰的神明“龙祖”。

这段时间,已经有蜥蜴人侦查兵在附近出没,他们显然窥视着村子里的生灵。村庄中人人自危,担心这群野蛮的蜥蜴人即将撞破村庄大门,冲进来烧杀抢掠。

按理说,在平时斯连教国与异族势同水火,在察觉到边境有一群龙血蜥蜴人后,他们的铁骑早已出动,开拨冲向蜥蜴人部落的老巢决战。

而现在斯连教国的军队按兵不动,对边境的事务置若罔闻,他们似乎等待着,想看村子的好戏。

当然这也不能责备斯连教国什么,毕竟龙血蜥蜴人的巢穴在边境之外,不归他们管辖。

咆哮英雄斗骨王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