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队长与挂逼理论

巴里特想把话题从并不愉快的过往引开,他随意打听起“神奇石化牛”冒险者小队的队长,想知道他的现状,“队长现在怎么样了?他也不再做冒险者了吧?”

“队长他……”汉克直起身子,深深饮下一口红酒,“队长确实不做冒险者了,他参加了王国军队,做了一个骑兵少尉,后来那一次对战魔导国国王的战争中,他战死了。你应该听说过,就是那次魔导国国王一次屠杀了王国十几万士兵的战争。”

巴里特心底一沉,手猛地攥紧了橡木酒杯的把柄。他在世上无亲无故,虽然对安兹·乌尔·恭的暴行略有所闻,但一直对此漠不关心。他觉得哪怕魔王统治了世界,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队长脱下皮甲,换上王国的制式铠甲,好运气果然就没了。魔导国国王召唤出几个山一样大的黑色魔物,士兵都被踩成烂泥。血、肉、断骨、泥土混杂在一起,什么都分辨不清,我和另外一个老朋友,想给队长收尸都办不到。”

汉克仰头看向天花板上的一支铜烛台,回忆起打扫战场时所见的地狱景象,似乎再也没了喝酒的心思。

巴里特两手端高橡木酒杯,仰起脖子,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尽了杯中的红酒。

汉克看了看巴里特身前已经见底的酒杯,摆摆手道“不说那些没意思的事了,你我好不容易才见面一次,这是我的酒馆,我请客!”

他转头朝柜台喊道“老婆,我老朋友来了,给我点面子,拿瓶葡萄酒来啊。”

柜台上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抱怨道“喝酒喝酒,天天就知道找些狐朋狗友喝酒,有黑麦啤酒喝就不错了,还想喝葡萄酒!”

话虽如此,抱怨声却由远及近,一瓶浅红色的葡萄酒“噔”地立在巴里特和汉克眼前。

汉克对拿酒来的中年妇女满脸横肉堆起,笑道“谢谢老婆!”

待中年妇女走远后,汉克又对巴里特低声道“呵,女人,什么都不懂,要不是我经常请麦子商人喝酒,搞好关系,我们怎么可能收购到那么便宜的麦芽来酿酒。”

他旋开瓶盖,将葡萄酒液倒入巴里特的大号橡木酒杯中,打量了一眼巴里特身上的装备和佩剑,问道“你现在还在做冒险者吧?”

巴里特点点头,将自己这些年来的冒险旅程都和盘托出。他从迷雾森林里的探索,到第一次遇到伊德琪,说到了现在被王国的第三公主拉娜殿下雇佣,负责保护她的安危。当然,其中许多细节被巴里特故意略去,没有提及。

“你在黄金公主手下做事?”汉克惊讶。

“怎么了?她给的报酬还是不错的,每天发3个金币的薪水。”巴里特发现汉克的眉头紧锁,眼神突然严肃了起来。要知道,这在心宽体胖的“品酒大师”身上可不多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拉娜殿下应该是看中你们的队长了。如果你之前说的故事没有夸大其词,那你的现任队长可真是个猛人!”

巴里特点点头,赞同了这个说法。伊德琪确实很猛,比昔日的“神奇石化牛”冒险小队所有人加起来还要猛,但并不意味着这个性格古怪的女孩就能在世界上横行霸道。

汉克将葡萄酒倒入自己的酒杯,橡木酒杯中仍有残存的红酒。浅红的葡萄酒和深红的红酒交融在一起,像是一杯兑了水的血。

“我不得不告诫你,一定要小心拉娜殿下。你回去也要告诉你的现任队长,一定要对公主殿下保持戒心。”汉克放下威士忌酒瓶,神情异常严肃。

“为什么这么说?”巴里特吃惊道,“拉娜公主不是有着‘黄金公主’的美名吗?人人都说她善良美丽,又有智慧。”

汉克微微摇头,“我在这里开酒馆三四年了,人脉广,消息也灵通,你不要听着拉娜公主名声好,实际上,她暗地里的手段多着呢。你想想,如果她真是一朵单纯的雪绒花,怎么可能和二王子斗争到现在还屹立不倒?”

珍贵的珠宝可以估量,朋友的忠告无法估价。巴里特沉默了,他对黄金公主拉娜殿下的印象确实很好,而队长伊德琪对拉娜公主的印象更好。但正如老朋友所说,一个在传统和法理上都处于劣势的王室女孩,究竟是怎么做到与她的兄长在争权夺利中不处下风。

只靠贤明的美德?那也太搞笑了。正如一句流传于世的谚语所说,贵族中只有刚出生的婴儿,手掌才是干净的。

……

巴里特手里揣着一瓶干红葡萄酒,走回王国首都中拉娜公主为他们安排的居所。他走进庭院,推开门,迈入房屋里。

屋内的家具很少,只有几个木柜,一张方桌,几张华丽的皮椅,地面铺着一层厚实的灰羊毛地毯。虽然设施形制简单,但隐隐透着一股王族的华贵之气。

肖恩和史黛雅不知道去哪里玩耍旅游了,只有伊德琪一个人在屋里走来走去,焦躁地踱步。

巴里特不敢打扰似乎处于思考状态的队长,他将干红葡萄酒随手放在桌子上,然后坐进皮椅里。伊德琪看他进屋,也没打招呼,仍然自顾自踱来踱去,眉头紧皱,思索着什么,神情有些焦虑。

巴里特看着队长在自己面前走过来,又走过去,走过去,又走过来,来来回回,晃得他眼睛疼。

如此几分钟后,巴里特忍不住开口道“队长,别踱了,有什么烦心的问题和我商量下,你就算把地毯踱出洞来也成不了大思想家。”

伊德琪终于停止了晃眼的身体移动,她一屁股坐在巴里特面前的皮椅上,叹口气道“巴里特,我们的冒险之途可能没有预期中那么简单了。”

这不是废话吗?冒险者的事业从来都是一条布满荆棘的泥泞小路,什么时候简单过。巴里特心中腹诽一番,但还是沉声问道“有什么麻烦事吗?”

“我思考了很久,最后发现,解决掉安兹·乌尔·恭,比想象中要难啊。”

素来自信满满的队长第一次说出这句话来,巴里特倒有些诧异,他问道“你不是很强的吗……”

“我打个比方吧,这样你能理解一些。”伊德琪叹息一声,“比如说,我是一个挂逼……”

“嗯?挂碧?”巴里特摸摸自己的脑袋,不明所以,这个比方不仅没让他理解一些,反而更迷糊了。

伊德琪没有解释,仍然径自说道“我是一个挂逼,安兹·乌尔·恭也是一个挂逼,我和他半斤八两,我努努力,还是能打倒他的。可自从去了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我才发现,安兹除了自己是个挂逼以外,还有好几个挂逼手下!”

“赛巴斯、夏提雅、科赛特斯,可能还有其他几个没出面的家伙,都是挂逼。”生怕巴里特没听明白,伊德琪补充了一句,但巴里特仍然无法理解这番话其中有何深意。

“这就麻烦了,单凭我一人的实力,还是薄弱了些。看来我必须得借助其他人的力量,才能解决掉安兹·乌尔·恭。让我想想,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别的挂逼……”

巴里特琢磨着伊德琪这句话,正想说点什么。“砰~砰~砰~”,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自屋外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咆哮英雄斗骨王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