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蜜月(二)

虽然莫名其妙地感觉很羞耻。

但叶远溪不得不承认, 他那个晚上的确叫破了喉咙。

不用奶孩子的日子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当天夜里,在习惯性的突然惊醒后, 叶远溪瞪大了眼睛看着月光下自己身边雕塑般的裸男。

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余枫乔睡得很沉,一只手揽在叶远溪的腰上侧卧着, 整个人呼吸清浅, 睡着的时候看上去倒是要比平常白日里温柔许多。

叶远溪刚醒的突然, 这会儿也就没了这么睡意, 干脆睁着眼睛看着旁边的人。

这几年余枫乔没怎么变, 可能连时光都对好看的人要仁慈许多。

叶远溪戳了戳他笔挺的鼻梁,笑着凑上去咬了咬。

另一只手下那人饱满的胸肌正起伏着, 皮肤细腻肌肉紧实, 手感简直上佳。

大概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上那只乱摸的手,余枫乔嘟囔了两声, 却没挣脱, 只蜷了蜷身子, 把自己整个人往叶远溪那儿拱了拱。

叶远溪笑着把他抱了个满怀,拍着他的背闭上了眼睛。

“余老师…我好想你啊。”

饶是睡的得再熟,余枫乔也被叶远溪这么一撩拨来二撩拨去的弄醒了, 笑着无奈地叹了口气,睁开眼睛:“这大半夜的…”

被迫醒来的人嗓音有几分沙哑,吐字也并不甚清晰,但却异常的有磁性。

叶远溪作为一个声音工作者, 忍不住再紧了紧怀里的人:“都好久没和你这么一起呆着了。”

虽然两个人已经很努力试图从工作中挤出更多的家庭时间, 但无奈他们两个人的工种实在特殊。

作为国内现在妥妥的一线, 叶远溪在音乐方面的成就已经无人能及。在此之余,潘民也帮他接了不少适合他的角色,让他完全做到了影视歌三栖。

虽然叶远溪觉得潘民是故意的。

洛凡尘现在已经成功转型,从流量小生完全蜕变为了表演艺术家,目前在做的作品都是诸如舞台剧话剧的表演研究,而叶远溪成功从他这位师哥手上接过了国民男友这个烫手的任务。

这样洛凡尘就是潘民一个人的了。

潘小心眼儿,每每想到这儿,叶远溪都忍不住向天看的眼睛。

但好在叶远溪从刚一出道开始就不是那种“典型艺人”。

他的粉丝也没指望他能和别的人一样定时出现在综艺上,定时能和大家微博互动空降粉丝群巩固粉丝,至于见面会歌迷会这种更是不用想。

叶大师没空。

“他们都喊我俩黑山老妖了。”叶远溪成功把余枫乔弄清醒了,大剌剌地把腿搭在他的大腿上,“我们是不是该出现出现了。”

反正他们现在身在平均年龄八十岁的邮轮旅行团里,远离陆地远离狗仔,作再大的妖都不用担心被人追杀。

这种难得的机会,叶远溪哪能放过呢。

毕竟在他发现自己秀不过朋友圈那些狗男男之后,叶远溪感受到了十分的挫败,励志要在微博上那些单身狗那儿找回来。

“直播?”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余枫乔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叶远溪要干什么,“行啊。”

船上的这些老人家在围着他俩严肃而正经地要了几张要给自家孙子孙女的签名之后就已经失去了对他们的兴趣。

这趟邮轮旅行的简章,余枫乔还是在叶爷爷那儿看见的。

爷爷作为一个老当益壮的时髦老年人,当时嫌弃这个夕阳红太老年太无聊,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找驴友一起坐大船,而这个夕阳红就这么被过来送孩子的余枫乔给顺回了家。

这些老人家都是大学里的教授,做的古典戏曲研究,难得从学术一线退下来了这才能出来玩。

至于两个被塞进来的两个年轻人,他们才没兴趣看他俩谈恋爱。

所以之后这么多天的旅程,叶远溪和余枫乔完全就处于放风状态。

“我好爱你啊余老师。”

叶远溪没接余枫乔的话茬,只是抬头看着余枫乔的脸,憋了半天冒出来这么句直白的骚话。

“嗯,知道。爱我的人多了去了。”余枫乔笑着挑眉。

“呸,老男人。”叶远溪笑着踹了他一脚,“你小心我等会儿去找个什么那个,最近很流行的,小奶狗去!”

“我就是。”

叶远溪笑着拍了他一巴掌:“你个老腊肉,自己去看看身份证。”

“我比你可小十岁。”余枫乔一个翻身把叶远溪压在了身下,单手扶着他的腰,笑着舔了舔自己被咬破的嘴唇,“不然今天破例,免费让客人您感受一下,什么叫,年,轻。”

虽然事实证明,他俩确实不年轻了。

半夜透支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等他们的神志终于恢复了些清明的时候,一看手机发现已经是正中午了。

“呀,我还答应仨老太太陪她们打几圈的!三缺一了!”叶远溪一拍脑袋,坐起身来。

余枫乔身上还光着,这会儿半醒不醒地抬腿勾住了叶远溪的腰,直接把他拉回了床上:“等你起来他们都要去睡午觉了。”

果然,全世界老人家的作息都一样。

上午逛了逛商店,打了几圈麻将,等日头高晒两位小屁孩终于起床的时候,公共区域已经基本没什么人了。

“诶…我都好久没搓麻将了。”叶远溪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搅着自己身前的咖啡。

因为很少出门逛街,有了家室的他也绝不会出门和圈里的人胡闹,所以叶远溪在家憋出了无数兴趣爱好。

大富翁飞行棋斗地主,他甚至有时候都会拉上他家小女儿陪她玩儿。

但至于麻将…则是他已经放弃在家玩儿的了。

不论是他家余老师,还是隔壁牌友傅锦之傅医生,那智商都不是他能用技术可以抗衡的。

在潘维家输完了自己一年的年休假之后,叶远溪就发誓自己绝不在家搓麻将了。

这会儿好不容易逮着几个老太太,叶远溪原本还想着去大杀四方的。

“行了。”路过的余枫乔弯腰亲了亲他的额头,把借来的支架递给叶远溪,“之前不是说要直播么。”

“播播播。”叶远溪打开手机,“不然我还得天天被他们骂。”

他和余枫乔之前抱孩子的照片被粉丝给拍到了,他俩干脆也就上来线,直接公布了自家的一对双胞胎,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但刚引完,各家媒体追过来想要采访想要一手照片资料的时候,这两个人却又齐刷刷地消失了。

尔后这两位常年不出山的老妖怪就被粉丝列入了每天鞭尸催他们发微博的行列。

很快,在同一时间,数十万人的特别关注突然推送,通知他们您关注的那位叶远溪现在正在直播。

——是我瞎了还是叶子疯了!?他有几年没有直播过了???

——广告?算了是广告是活动我都好,我觉得我八百年没见过他了。

——正打算爬墙的我飞快爬回来了,老公我来了!

——不是广告!!!姐妹们,请点进去!!!不是广告不是活动不是发布会!!!是我们的枫叶!

百万数量级别的人瞬间涌进去,卡得叶远溪连自己都脸都看不清。

“听得见么?啊真不是工作的事儿,就和你们唠唠嗑。”他趴在手机前,歪着头有些伤脑筋的样子,看了半天之后,他回转过头去和身后的人讲话,“啊天啊我自己对着这个讲话好尴尬啊,你就不能举一举手机吗。”

“要举还是要吃的,自己选。”旁边余枫乔正站在自助区给叶远溪挖冰激凌,回复得十分淡定。

终于能看清弹幕的叶远溪看着上头的一篇啊啊啊啊啊啊啊笑了。

“都是大猪蹄子。”他笑着耸了耸肩。

——想看小宝贝!!!

——我的余檀小可爱呢!我的未来老公呢!

——请让我看一眼我预定的男朋友好吗!

“男朋友,你们的男朋友可不在这儿。”叶远溪拉着余枫乔坐下,两个人一起对着屏幕好显得自己不那么傻乎乎,“都送去太爷爷家玩儿了。”

——二人世界吗!

——啊啊啊啊啊没抱着孩子的余老师好苏啊!

——感觉叶子离开了孩子还是莫名奶爸哈哈哈哈哈

“我奶爸是因为我顾家,不像这个人。”叶远溪咬着余枫乔递过来的冰激凌,还没忘骂人家一嘴,“天天在家不知道捣鼓些什么。”

余枫乔这些天在家也没多闲着,三天两头躲进书房里看书看文件,弄的叶远溪都以为他在外头有了些什么粉红色小新闻。

可打听来打听去,他甚至还昧着良心翻了翻余枫乔的手机,却一无所获。

——是不是在给你准备礼物呀!

——肯定是在捣鼓给你的惊喜嘛!

——看余老师那委屈的小眼神我就知道这事儿一定有猫腻!

“委屈?”叶远溪笑着转头,看着余枫乔一如既往冷清的蓝灰色眼睛,嗤笑了声,挥挥手否决正在刷频的无数节日,“嗨呀你们不要对结婚已经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夫抱有什么幻想了,我俩平时不过节的。”

虽说七年了也没怎么痒,但要他们找回刚在一起时的那腻歪劲儿肯定是不能了。

叶远溪一边笑着,心里却有些感慨。

有时候倒还真挺怀念每天都沉浸在骚话里的从前的。

而也正是他开的这个小差,让他错过了旁边余枫乔别有深意的眼神。

你是不是想撩我[娱乐圈]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