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蜜月(一)

让余枫乔和叶远溪去度蜜月其实是潘维的主意。

最近正是他们俩的作品大爆炸时期, 上街随便走到哪儿都能看见他俩的大头照。无论是广告还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收视几乎彻彻底底地被这两个人给垄断了。

江南的电影在今年年初荣获了最佳外语片奖, 而叶远溪为这部影片写的主题曲也一举拿下了最佳配乐的奖项。

而余枫乔和叶远溪今年也都各自有一部电视剧要放映,挑的都是暑期档。光是看夫夫党的这两部作品基本已经预定了今年的最佳电视剧。

好巧不巧的, 他们俩还又在挑这个时候公布了他们的双胞胎儿子。

照片里的两个小男孩儿大约是两三个月大小, 并排在草地上坐着, 笑得傻乎乎地看着屏幕, 看上去喜气洋洋的可招人疼。

“你俩出去消停一段时间吧。”在一个月办公大楼被围了三次之后, 潘维终于受不了了,“我出钱, 你俩度蜜月, 行不?孩子要么送到爷爷家去,要么我家傅医生亲自给你们看, 都成。我真受不了了。”

这些天他几乎走到哪里都能看见叶远溪和余枫乔的广告, 好不容易在自己办公室躲个清净, 结果午休的时候外头几个助理秘书都在看他俩的电视剧,满嘴的“我家小叶子”“我家余老师”,听得潘维不胜其烦。

这边赶走了叶远溪和余枫乔, 那头潘民和洛凡尘又双双罢了工,公司的三大台柱子恰巧走了个干净,潘维一琢磨,觉得刚好是时候还观众们一片蓝天了。

顺便给他们已经审美疲劳的日子里再增添些新鲜的小鲜肉面孔。

叶远溪倒是没有潘维这些顾虑, 他拿到了公费旅游基金的之后, 拉着余枫乔就打算往外跑。

这两年他和余枫乔的工作日程安排得很满, 得了点空还要回家照顾孩子。两个人从没带过孩子,每天手忙脚乱的,简直是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等到余檀上幼儿园了,家里又来俩。

其实家里之前只有余檀一个人的时候倒还好,毕竟女孩儿乖巧又安静。

对于现在添了的两个大胖儿子,叶远溪每天看着他们,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过了一个月家庭主夫的生活,叶远溪觉得自己快神经衰弱了。

再血浓于水的亲情,都绝对抵不过从半夜开始的孩子的哭闹。

不得不说,叶远溪非常怀念之前他和余枫乔可以毫无顾忌地一路做到深夜,最后缠在一起抱着睡着的那些日子。

即使是后来有了余檀,他俩的X生活其实也一直很和谐。

可现在…

果然只有女儿才是贴心的小棉袄,俩不成器的儿子简直宛如淋湿后贴在自己身上的冰凉裤衩。

好不容易能有个脱离两个小炮仗的机会,回到家的叶远溪直接一把推开了书房的门跳进了余枫乔的怀里。

“怎么了?”余枫乔笑着放下了手里的书,双手抱住叶远溪,“好久没见你这么开心了。”

最近叶远溪心情一直不好,在家也老懒洋洋地一个人窝在角落里不说话,让余枫乔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潘总说看我俩看腻歪了,让我们出去玩儿一趟。”叶远溪蜷着自己的长腿窝在余枫乔的怀里,靠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我们出去玩儿吧。”

“嗯?”余枫乔有些不解,搂着叶远溪让他躺得更安稳些,“那孩子该怎么办?”

“送去给洛哥吧,他俩不是吵吵着要孩子么,全送给他们。”叶远溪赌气地哼了一声。

余枫乔抬起嘴角无奈地笑了笑。

叶远溪嘴上这些话说得倒是痛快,可平常最操心孩子的其实也还是他自己。

余枫乔对孩子也宠溺,但平时脸上的表情清冷惯了,弄得孩子都有些畏惧他。

叶远溪就不同了,他每天都要确认余檀的小书包有没有收拾好,确认给她带的小饭盒里有没有给装上她喜欢吃的水果,然后再勉为其难地晃荡过去看看两个儿子有没有在睡觉。

每天歌也不写剧本也不看,光在三个孩子中间溜达。

那天余枫乔闲来无事仔细算了算,发现自从把孩子接回来之后,自己和叶远溪大概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有同床过了。

这位叶老母亲,每天连觉都是趴在婴儿房里睡的。

现在能有这个“蜜月”的机会,作为在冷宫里待了许久的余贵妃,他自然是开心的很。

只不过……

“你真的放心?”余枫乔低头有些心疼地看着叶远溪眼下的青黑,再确定了一次。

“什么放心不放心的!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出去,不想你直说,我自己一个人走!”叶远溪猛的睁开眼睛,“我跟你说我…”

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唇就被另外一个人给温柔地堵上了。

“怎么可能不想,求之不得。”余枫乔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叶远溪的脸颊,笑着说。

他们现在的知名度太高,走到哪儿都能引起小范围的骚乱,现在除非必要基本很少出门。至于旅行,唯一比较安全的方案就是和以往一样找一个私人的海岛待上个十天半个月。

但余枫乔知道叶远溪喜欢各地到处走走,对每天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没什么太大的兴趣。

两个人计划了很久,叶远溪连南极都提议出来了,却还是想不到一个能和余枫乔尽兴旅行的地方。

直到几天后,余枫乔突然神秘兮兮地递给了叶远溪一份简章。

叶远溪有些怀疑地接过,低头看着上头熟悉的名字和介绍,惊讶地抬起了头。

“邮轮?”叶远溪有些惊讶,“你,你这土大款不会…”

这是他当时和余枫乔初见的邮轮,定期出海,航行会持续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放在以前算是个不错的项目。

但现在倒并没有太多人会选择这种出行方式了。

“没有。”余枫乔笑着摇摇头,“我们和大家一起去旅行。”

他和余枫乔,跟别人团体游?

还是在封闭的十天九夜的邮轮上?

叶远溪觉得他俩的房门在第一天就有些守不住。

毕竟…

蜜月嘛,哪能少了那些酱酱酿酿!

欲求不满的男人很可怕的!

叶远溪当场否定了这个方案,可那边余枫乔却非常执着,甚至在没和叶远溪商量出来个结果的情况下,就定好了票安排好了全部的行程。

不得不说,叶远溪是有些生气的。

可想到余枫乔也好不容易地难得任性一遭,除了原谅好像也没什么别的选择。

无奈地对这个邮轮蜜月表示了妥协,叶远溪闭上眼睛都能想到他们之后的日子。

签名,合照,各种地方偶遇。

亲要被拍照,抱要被录视频,别人说不定还能替他俩直播上一回。

这些年深受其扰的叶远溪长长叹了口气。

在踏上那明明该是颇有纪念意义的邮轮的时候,叶远溪甚至都有些失落。

他戴着帽子低着头,放着旁边余枫乔的手不拉,偏偏要拽着人家的袖子,把他身上那件原本就宽松的毛衣拽的更是垮得不成个形状。

余枫乔却也不抱怨,宠溺地笑着带着这个别扭的小朋友上船。

“这和之前没什么变化啊。”余枫乔有些感慨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设施全了很多,但大体的格局倒还是没变。”

“嗯。”奚远看着平静的海面,心里的阴翳也略微少了些,轻叹了口气,抓住了旁边余枫乔的手指,“那时候你才十八岁啊,想想也真是年轻。”

余枫乔失笑:“你这是嫌弃我老了?”

“对啊。你看我活得比你长那么久,我现在竟然还是比你年轻。”奚远笑得欠了吧唧的,佯装遗憾地耸了耸肩,“老腊肉。”

还没等余枫乔做出什么反应,他们身后就有了别的动静。

余枫乔明显感觉到叶远溪僵了僵。

他努力忍着笑,搂着叶远溪的肩膀让他转身:“小朋友乖,得和要一起旅行的人好好打招呼。”

“什么鬼啊余枫乔你做人能不能别太高调!”叶远溪气急败坏地想挣开他,可转身看见自己身后那一队人的时候,却忍不住愣住了。

别着麦笑眯眯的导游倒是标配。

可这些…戴着小红帽穿着统一文化衫,笑眯眯无比慈祥的老人家是怎么回事?

一整船,全是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家?

叶远溪僵硬地转头看向旁边的余枫乔。

不愧是影帝,这个时候都还能假装淡定。

叶远溪看着眼前两个老爷爷扯出的“夕阳红老年大学毕业游轮旅行”横幅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哗啦哗啦地崩塌。

“怎么啦,我好不容易才申请上的。”余枫乔接过那边一个老爷爷递过来的相机,蹲着给他们拍了合照,在站起来后小声覆在叶远溪的耳边说。

“你可小心了,今天晚上,你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

你是不是想撩我[娱乐圈]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