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奚远&余枫乔(终)

如果硬要奚远选的话, 他宁愿他和余枫乔接下来的生活是毫无波澜平淡如水的。

虽然在别人看起来,他们的爱情已经足够惊天动地。

在国内娱乐圈这样光明正大出柜的明星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且奚远把他的另一半保护得非常好,在一起这几年里, 没有暴露出过对方任何的照片以及信息。

而在这个时间里, 余枫乔也顺利拿到了他的博士学位, 正式成为了余医生和余教授。

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不错。

余枫乔虽然年纪比奚远小了很多, 但在平常却一直肩负着照顾这位祖宗的任务, 就差把这人给捧到天上去。

但随着两个人工作越来越忙,奚远在圈内的咖位越来越大, 即使双方都对外宣布自己已经有了家室, 可扑上来的狂蜂浪蝶却还是一层层的不间断。

余枫乔这边倒还好,毕竟他是惯常冷脸, 纵使遇到再热情的姑娘, 碰上他这么座巨型冰山, 碰上个一两次壁也就只能放弃了,到最后只能把他当作学术圈里无法攀登的珠穆朗玛。

可奚远就不同了。

虽然成家后他的性子收敛了不少,可耐不住娱乐圈毕竟乱。他又一直是个浪荡的性子, 再收敛,也不可能被归到禁欲的那一档子里去。

平常不管是和朋友还是和要合作的人,他的应酬一直没断过。七天能有三天晚上回家吃饭就是谢天谢题。

而喝醉之后,为了一首歌在他那儿自荐枕席的人可真算不上少。

奚远一开始还能把这个当笑话说给余枫乔听, 可随着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 奚远是越来越不敢拿这个开玩笑了。

他给余枫乔的安全感远比余枫乔所给他的要来的少。

奚远反思了半天, 最后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他发誓他是真的决定要改了,可还没等到他让余枫乔彻底放下心来,他却就出事了。

这事出得还真不小。

那时候奚远正在法国出差,在个酒局上碰到了一个年轻的国内演员。

奚远见她踉踉跄跄情况不对,上前从那一群商人中礼貌地拦下了她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说起来该是个好事儿。

但坏就坏在这女孩儿是真的被人下了药,而在清醒后竟然却不敢指认那些人,在采访里句句只提奚远。

然后这则新闻就见了报登了电视,说奚远英雄救美,小花以身相许。

为了证明这个真实性,新闻里还有不少他和那个姑娘靠在一起进酒店房间的照片,两个人都露了清晰的正脸,新闻可信度接近百分之百。

偏偏最要命的是,在那张照片里,奚远原本一直戴着的婚戒在一片混乱中遗失了。

于是乎,飞快的,“奚远和同性恋人婚姻破裂”这则新闻在他们还来不及控制舆论的时候就传遍了全国。

而等奚远急急忙忙地回国的时候,余枫乔已经一天一夜联系不上了。

其实也不是联系不上,只是余枫乔不愿意回他的消息而已。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这是余枫乔从来不会拿来开玩笑的事情。

奚远没有办法说话,和余枫乔保持联系也是一直用信息。往常余枫乔再忙,都会第一时间回复他的信息,就是怕奚远等得着急。

可现在他却像是真的生气了。

奚远托助理联系他,余枫乔接了助理的电话,确定了自己在家,没出什么意外。

可等助理说让他回回奚远的信息的时候,余枫乔就沉默了。

到最后,他也只留下了一句让他好好工作吧,就挂了电话。

站在旁边只能听着电话的奚远觉得自己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在懊恼为什么自己不能说话。

他订了当晚的机票飞回去,中间抱着手机给余枫乔发了将近百条短信,可却连一条回复都没有得到。

把头靠在窗子上,奚远头一次感受到了海城的夜里有多么凉。

他在想,余枫乔平时等他回家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个心情。

他一忙起来就会忘了回复余枫乔的信息的时候,不能打电话只能盯着手机空等一个回复的余枫乔会不会也是这个心情。

奚远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外套,闭着眼睛靠着。

他没让助理跟着自己上去,让他们回家之后,他自己一个人在楼下站了许久,抽完了口袋里装着的烟之后才慢慢往楼上走。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余枫乔。

从门外看不清楚家里的状况,奚远在门口站了会儿才拿出钥匙开了房门。

室内一片黑暗,站在门口的奚远适应了许久,才看见了坐在楼梯上的余枫乔。

他这些年来成熟了很多,五官变得更加立体而冷酷,但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和清冷却被时间打磨得愈发出色。

像是一颗最璀璨的钻石,即使是落在人群中,都能让人瞬间移不开目光。

但他现在看起来,却像是失去了身上所有的光芒。

他没有披外套,只是穿着一件单薄毛衣,屈膝坐在黑暗里,像一只孤独的大型犬类,悄悄地在黑暗里舔舐伤口。

他在看到奚远的时候,默默别开了视线。

又是完全剥夺他的话语权么。

奚远苦笑。

余枫乔是一个足够贴心的人,在日常生活交流中处处都会顾及着奚远,在每一个细节都不会让他感受到一点点的不舒服。

所以当奚远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表达的时候,就知道余枫乔是真的在生气了。

奚远走过去,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余枫乔没理他,背过身扭过了头去,不看奚远给他比划出来的手势。

他知道这样奚远肯定会伤心,会懊恼他为什么不能说话。

可余枫乔就是想…任性一次。

感觉到奚远扯着自己的袖口,余枫乔故意闭上了眼睛。

但奚远总是有办法治他的。

余枫乔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被撬开了,他想扭头,却被对方牢牢地钉在了原地。就连他闭上的眼睛,都被奚远温柔地抚摸着。

有些痒,但更多的却是暖意。

余枫乔在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委屈。

他是在学校里看见的新闻,他周围所有人都在讨论,学生们,同事们,张口闭口就全是奚远的新欢和他真配,果然同性恋都是不能长久的。

他坐在人群的中间,只感觉到无尽地焦躁和惊慌失措。

余枫乔知道这不是真的,都是那些媒体写出来哗众取宠的。

可他就是没有办法抑制自己那无边发散的想法。

这一天里,他连觉也不敢睡,睁眼闭眼就全是奚远对着那个陌生女人笑着的样子。

可直到在看到奚远的这一刻,那些茫然无措,想要声辩却无力的那许多情绪才是真正发酵完成了。

跟那个受伤了却执拗地要等找到妈妈才能哭的孩子一样,在奚远回家之后,他才感觉出自己的委屈和难过。

在奚远强硬地挤进他的臂弯里抱着他的那一刻,余枫乔才像个闹别扭的孩子一样开口。

“他们都说你不要我了。”

奚远轻柔地拍着他的背,像抱孩子一样把余枫乔紧紧地拥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们两个人很少这样拥抱着,因为余枫乔顾虑着这样他会看不见奚远“说”的话,所以惯常是他会把奚远拢在怀里,这样他们既能抱着,余枫乔也可以看见奚远的手语,确保两个人可以顺畅交流。

但两个人现在却又舍不得这样难得的交颈紧紧搂抱着的时刻。

“对不起…”

沉默了良久,奚远只听余枫乔这么说:“这次是我太任性了,我不该这样的。”

奚远摇摇头,侧头亲了亲余枫乔的脖颈。

他抽开身,打着手语向余枫乔说。

——你是世界上唯一有资格对我任性的人,所以请你好好珍惜这份权利,千万不要放弃他。我会妥善解决这件事,但少不了要你好好配合我。

“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余枫乔低头笑了笑,有些落寞。

这些年他一直没为奚远做过什么,他在自己的领域内建树颇多,做研究,发论文,领奖,一路青云直上,可这一切却都帮不上奚远什么。

之前其实有人来找过他,说他这样的外形条件,做艺人再合适不过。可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人就被奚远强硬地赶走了。

——在这个地方生活并不容易,很多路都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干净而好走。我只希望你永远是我的小男孩儿。

奚远当时是这么说的。

这些年来,因为他的缘故,奚远要顾虑的事情又多了一样——如何保护好他的身份。

而余枫乔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保持缄默。

——不,这一次我需要你说话。

奚远笑着吻了吻余枫乔的唇角,这么告诉他。

在他回到海城的第三天,所有之前的消息都被强硬的公关稿否决,而奚远本人,也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段录音。

那里头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低沉冷清的男声。

所有人点开录音,就只听见那里面,那人唱着的,是奚远第一次给他写的那首《中意》。

@奚远:我们很好,永远都会很好。

你是不是想撩我[娱乐圈]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