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奚远&余枫乔(三)

——那我写歌, 写完你要唱给我听,好不好。

这句话奚远没有打手语, 而是写在了本子上递了过去。

——好。

余枫乔认真写下。

不料,他笔尖都还正停在纸上呢, 那张纸就被奚远全部撕了下来。

他讶异地抬头, 却发现奚远笑着把那张写满了字的纸工整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说好了, 不准反悔的。

奚远拉着余枫乔的大拇指强迫他按了个手印儿, 顺带牵着他的手晃荡了几下。

余枫乔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他一直听说奚远性子傲, 一直不管钱多钱少,接工作写歌一直随性。

别人能战战兢兢从奚远那儿求到一首曲子已经是莫大的荣幸, 可他现在却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大牌的意思。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 许了他这个仅仅是第二次见面的人一首歌。

而原本以为遇见奚远只能成为一个绮梦的余枫乔,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 却发现在现实竟然比梦都美。

余枫乔不知道沉默寡言且无趣的自己到底是哪里戳中了奚远, 这个优秀得仿佛在发光的那人, 似乎对自己,十分感兴趣。

越和奚远相处,他就越是忐忑不安。

对他来说, 奚远一直是遥不可及的那个存在,是他放在心尖儿上仰慕了这么久的人。

余枫乔生怕自己配不上人家。

没有少男恋爱的晦涩,奚远的烦恼则就非常直白了。

他觉得余枫乔太招人了。

人高腿长肩宽腰窄,长得好看声音好听, 绅士礼貌优雅知性, 了解之后还知道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清贵小公子, 智商超群的那种。

大学校园里头那么一把把的年轻活力小姑娘小男生天天绕在余枫乔身边,走过路过眼睛都粘在余枫乔身上,让奚远觉得自己的恋情十分危险。

所以他一有空,就把余枫乔往学校外头接。

——会不会打扰你学习?

坐在车的后座,奚远朝余枫乔比划着。

“不会的。”余枫乔这几天已经和奚远熟稔了很多,这会儿和他说话的时候也非常放松,眼睛里头甚至还带着些笑意,“我的报告已经做完了。”

奚远知道对方是世界名校出身的学霸,这次来就是为的进行某个项目的学术研究,既然报告做完了,那说明项目也就接近尾声了。

——那既然做完了,就得多分点时间出来陪我了。

奚远说得很霸道,但听得余枫乔却非常开心。

“好。”他的眉目舒展开来,笑起来的时候像是雨后雾气中的黛色远山,美好得令人移不开眼。

初看余枫乔,奚远只觉得他是个十分精致的混血儿,但每天这样细致地端详再端详,他越来越发现,余枫乔的每一个细节都像是照着他的理想型量身打造的。

东方的气质和儒雅,疏朗的五官眉眼,甚至连眼睛下方一颗小小的痣都长得十分精致。

他是真的…舍不得他。

——你会再来这儿吗?来看我。

他叹了口气,抬眼看着余枫乔的时候眼里是真真切切的难受。

——我会很想你的。

有些话,不诉诸于口反而更能表达,尤其是奚远这个日常把情话当问候,把写诗写歌当工作的人。只要他想,他都能用手语现场打出首莎士比亚来。

而对于余枫乔这种向来冷清禁欲少让人近身的少男,在奚远这种高强度大密度的攻击下,早已经被攻陷得彻底。

“我毕业之后会申请这里的研究项目。”余枫乔转过身子直视着奚远的眼睛,“你等我。”

奚远歪了歪头,眼睛里带着些笑意。

“我会回来的。”余枫乔的手轻轻握住了奚远的手,他的手指修长,比奚远的要大上一些,刚好能包裹着奚远原本虚虚攥着的拳头,“请你…等我。”

余枫乔握着奚远的手,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让奚远只能笑着抬头看着他。

在来之前,余枫乔其实想了很多措辞。

深情的,礼貌的,稍微跳脱的,他竭力抑制着自己躁动不安的心,静坐在窗前想了很久很久,想究竟是怎么样的话语,才能表达出他对奚远的仰慕。

他生怕吓着他。

可现在看着奚远这样笑着的眼睛的时候,余枫乔却只觉得自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他深深地凝望着那如春水般的眼睛。

许久之后,低头。

被握着双手的奚远似乎连挣都没有挣一下,就承受了那个落在唇角的清淡的吻。

他抬眼,刚好能看见余枫乔纤长的睫毛和挺拔的鼻梁。

对方明显有些不稳的气息落在自己的耳边,听得奚远觉得这怕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

那颗始终游离着居无定所的心,终于在这个时候安放回了身体。

可余枫乔却并没有加深这个吻的意思,他只是用他的嘴唇蹭了蹭奚远的嘴角,像一只索要奖赏的小狗,抬着湿漉漉的眼睛时刻确定着主人的心情。

奚远侧过头,有些责怪地瞪了余枫乔一眼。

在看见对方慌乱的神情的时候,奚远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边笑着,一边跟着吻上了余枫乔的唇。

余枫乔的嘴唇非常柔软,他张开唇的时候,奚远甚至还能闻见他们刚喝过的桂花乌龙的清淡香气。

窗外雨声潺潺,春日时节的小雨通常都能带起一层薄雾,这会儿已经覆盖在了两人身旁的车窗上。

余枫乔在片刻的惊讶过后,毫不犹豫地伸手揽过了奚远,双手抱着这个朝思暮想这么多年的人,贪婪地汲取他嘴唇上的味道。

奚远安静地笑着窝在余枫乔的怀抱里,没闭眼睛,享受地看着余枫乔略带着紧张的神情,安抚地拍着他的背。

五天后,奚远站在机场里,看着对面的人。

余枫乔来这儿只是进行简短的学术交流,报告写完了会开完了,他再想赖着,也必须回学校去了。

而这对于一对刚刚在一起,还正处在每天都腻腻歪歪手都分不开的阶段,这个分离实在是过于残酷了些。

——记得照顾好自己,不要太辛苦了。

奚远有些担忧地看着余枫乔,打着手势叮嘱他。

但余枫乔的关注点却明显没在这儿。

“你要来看我。”余枫乔低着头,从神情看起来对这趟行程是十分不乐意。

——我下个月就来看你好吗?等我把工作完成,我立刻让人帮我准备机票。

“说好了。”这么几天下来,余枫乔却明显已经被奚远惯坏了,这会儿说话非但没了之前的小心,反而有些无理取闹的样子,扯着奚远的袖口,“一定要来看我。”

——知道了,我怎么能反悔呢。

“那我走了啊。”余枫乔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奚远,拉着自己的箱子叹着气想转身。

可不料却被奚远一把拉住了。

“怎么了?”余枫乔试探地问了问。

旁边现在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这儿了,奚远要是抬起头来,估计旁边不少人都能认出他来。

可奚远却丝毫不自觉。

他一手拉着余枫乔的手,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不行的,别人会看见你的。”余枫乔摇头,“不用这样安慰我。”

奚远却没有放手,态度十分坚决地指着自己的嘴唇。

“远哥…”余枫乔瞬间服了软,可却还是生怕别人注意到这边。

他松开拉着行李箱的手,叹了口气,笑着上前,身后给奚远戴起了他黑色帽衫的帽子,扣着他的后脑勺直直吻了下去。

奚远享受地眯起了眼睛,抬手抱着余枫乔的腰回应着他的吻。

他自己其实没什么特别多的经验,但也能明显感觉到在他和余枫乔坚持不懈的勤加练习下 ,余枫乔的吻技精进了非常多。

从第一次把他的嘴唇都磕破,到现在已经完全能把他吻的腰酸腿软,余枫乔只用了不到半个月。

学霸的学习能力果然是不容小觑的。

“等我回来。”松开他后,余枫乔像还是不舍般,蜻蜓点水地吻了吻奚远的嘴唇。

奚远皱了皱鼻子,点头。

——回学校之后不准出去乱聚会,尤其是和那些看起来对你有意思的可疑人员!

“我心里只装得下你,哪里还有空闲去理别人。”余枫乔的手滑下,蹭了蹭奚远的手指。

数日之后。

“奚远疑似同性恋者”的新闻刷爆了所有报纸的头条,而与之相应的,是奚远新出的单曲。

——这是我写给爱人的第一首曲子。我没有办法说话,注定了永远不能说出我的爱给他听见,但我却还是想把这份爱展现给周围所有的人看。

它是我最宝贵的心情,那个人也是我最珍爱的存在。

专辑纯白的封面上,只有这一段奚远手写的话。‘

——我想让全世界知道,我中意他。

你是不是想撩我[娱乐圈]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