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hapter1

奚远觉得自己是倒了血霉了。

老天待他是真薄。

前一刻还被绑在自己的公寓里被自己的爱人从背后掐着脖子到窒息,闭上眼的最后一秒感受到的是吻上皮肤的滚烫火焰。

他可能是第一个被自己男朋友掐死最后在公寓里当场烧掉的公众人物。

濒临死亡的他内心一片空白。

甚至觉得挺好的。

终于解脱了。

和这个没有声音,没有温度,没有爱的世界终于能说去你妈的再见了。

结果现在一睁开眼,他就发现自己正泡在冰凉的巨大湖泊里。

水是澄净的蓝色,他睁开眼的时候还能看见从自己嘴里飘出来的一小串泡沫。

他根本来不及思考自己怎么突然读档重来了。

他只知道,按这个下沉的速度,他要再不游上去。

怕是半分钟后又要凉了。

奚远从小在水乡长大,水性非常不错,这会儿虽然泡在水里但也并没觉得多难受。

估计是刚掉下来。

心里暗骂了一声,他双脚向下踩着水,及时止住了自己下沉的趋势。

他拼命甩掉了身上浸了水后沉得宛如甲胄的毛呢大衣,张开手臂向上游去。

他死之前吧,虽说很久没有离开家了,但偶尔也会看看天气预报,知道现在A城的温度已经直逼40摄氏度,鸡蛋都能给烫熟,绝对不是能穿大衣的时候。

他现在这是在哪…

脑子里一边胡乱思考着,他一边奋力向上,调动着身上最后一点力气,往光源处游去。

等等。光源。

我的光源呢??

光呢??

天上这个巨大的黑影是啥?鲨鱼??

人形的鲨鱼?

诶卧槽。

头顶的大哥你谁!?!?

挡我路了!!!

奚远在原地扑腾了几下,想紧急掉个头,结果没来得及,直接呈双臂张开迎接未来式接住了那位在他脑袋正上方沉下来的男人。

妈的,好大个儿。

奚远跟接住了个砝码似的,整个人都跟着他往下沉了沉。

他吃力地保持着身形,低头一看却发现这人闭着眼睛,双手安静地在身子两侧垂着,一脸安详的样子。

不知道是已经淹得快进入极乐世界了,还是根本就没什么求生欲,怀里的人宛如睡美人一般沉静的脸庞和鼓着腮帮子快要没气儿了还在见义勇为的他形成了鲜明对比。

奚远觉得既然这么淡定,不然干脆让他沉底自生自灭去算了。

但想想自己现在这条命也是白捡的…

有条命真的不容易。

自己真是老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

奚远在心里叹了口气,单手揽住那人的腰,强硬地把他搂在身侧。

这位大哥手长脚长,估计已经是没什么直觉了,被他扯住之后跟个破败的娃娃一样趿拉着,完全阻挡了奚远的动作,碍手碍脚的。

靠着半边手脚艰难地终于突破水面,奚远咳了两声之后,大口呼吸着空气。

等到原本剧烈跳动的心脏终于平稳下来了一点,奚远把视线从水面上挪开。

刚一抬眼,他就看见了岸边乌央乌央围着的人和摄像机。

这是怎么。

见义勇为现场拍摄准备回头就申报感动中国青年么。

懵逼了一两秒,奚远才想起来把手上的那位耷拉着的仁兄往上捞了捞,好规避他明明已经被捞上来却被憋死的风险。

在旁边那个湿哒哒的脑袋出现的那一刻,岸上爆发出了巨大的尖叫声。

奚远被吓得呛了一大口水进嘴里,凉的他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

第一次觉得听不见也挺好的。

再等等。

他听见了??

所有岸边正准备救援的,已经下了水的,急晕过去刚被掐醒的粉丝和正在扒衣服要往下跳的经纪人就看见,湖中间抱着余枫乔上来的那个年轻人不动了。

奚远不确定地停在原地,听着旁边嘈杂却真实的声音,听着奋力向他们划过来的皮划艇上那激昂翻起的水波声。

当然也听到了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男人咳水的声音。

“发什么呆!把枫乔递上来!”等救援的人靠近之后,皮划艇上一个带着方框金边眼镜的男人探出大半个身子伸出手,表情看起来非常急切。

奚远迷茫地看着他们,反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和自己说话。

在前头一帮人手忙脚乱地拉扯下,奚远一起帮忙把旁边的人推上了船,接着就对上了俩差点杵到他脸上的黑洞洞的镜头。

他眨了眨眼睛。

“谢了。”等他也被拉上了皮划艇,他就见旁边那个眼镜男抹了把脸,“叶远溪是吧,我是枫桥的经纪人,这次多亏你了。”

奚远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枫乔最近状态很不好,等过两天缓过来了,我叫他亲自当面和你道谢。

奚远再点了点头。

“怎么不说话?”那位经纪人似乎还挺关心他,“是不是太冷了,嗓子不舒服?”

说话??

沃的天,我哑巴了这么多年,这回竟然还能说话了??

这...业务不熟练。

不太会啊。

奚远摸了摸自己的喉结,有点紧张地低声嗯了一声。

“等回了宾馆好好休息吧,我让枫乔的助理过去照顾你,这次太谢谢你了。”

也没再管他的回复,那位经纪人就转回过身去照顾那个什么枫乔去了。躺着的那人从侧面看五官立体,沾了水的睫毛和扇子似的夸张,但却非常英气。

但奚远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这儿。

他只是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毯子,有些紧张地搓了搓大腿。

突然就不是残疾人了,有点小激动。

岸边有早就等着的医生,奚远过去之后任他们摸的摸拍的拍,人被转了二三十圈终于才被放行,说最好一周内的拍摄计划都先暂停,在宾馆休养。

旁边的人哪有敢说不的,连忙全部点头。

奚远抬头扫了几圈,发现有不少在荧幕上非常活跃的面孔,但大部分都围在另一处,只有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女士过来拍着他对他说好好休息。

他乖巧地笑着点头。

那位经纪人先生虽然看起来非常忙的样子,但也没忘记答应奚远的。

没过几分钟,一个男孩儿就背着大书包跑过来说自己是余枫乔的七号生活助理,这几天过来照顾他,让他有什么需要的就直接说别客气。

奚远点点头,对着面前的男孩儿笑了笑。

嘛。

好大的架子。

生活助理都有七号。

葫芦娃呢。

瑟瑟发抖地裹着毯子,奚远在那位助理的陪同下进了住的宾馆。

因为他的房卡似乎放在了大衣里,所以他们又花了一点时间在前台重新领了房卡,都处理好了这才往楼上去。

“叶哥你有事叫我啊,我就在隔壁!”那个看起来胖嘟嘟的男孩子帮他里里外外收拾好了房间,还给他去楼下餐厅拿了杯热的姜茶。

刚冲进浴室洗了个战斗热水澡的奚远闻言,打了个喷嚏,之后再点点头。

他原本习惯性地想打手语说谢谢,还好在伸出手的一瞬间努力地忍住了,手在空中僵硬地转了个方向,拍了拍那位助理的肩膀。

“嘻嘻。”那个男孩儿看起来也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仰着头,笑得都能看见他的牙根子,“那我走啦,叶哥你好好休息。”

接着,奚远就被留在了房间里。

这儿的房间不大,奚远站在现在在的位置,一眼就能扫到头。

没什么太大个人风格的宾馆房间,衣服像是已经收好放在了衣柜里,剩下唯一的私人物品估计就只有摆在床头的手机。

奚远走了两步过去拿起手机。

但指纹解锁之后,他看着空空荡荡的屏幕,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他车祸之后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被罗嘉锁在家里。

虽然奚远不知道抑郁症和必须呆在家里有什么关系,也不觉得他一个失聪又失语的大龄作曲家能对社会有什么危害。但他纵容罗嘉也习惯了,本身自己也没什么外出的需求。

之前听力还好的时候他一般也就是呆在家里写曲子,但完全听不见了之后,他基本就颓成了一个废物。

奚远的手机在车祸的时候就被碾成了饼,但他不管是银行卡还是现金都全在罗嘉身上。他一直没机会和罗嘉提,之后也就一直没用过手机。

那半年多里他每天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看看书,帮着罗嘉打扫打扫房间做做饭。

罗嘉心情好的时候倒是会写字和他说话。

只可惜大部分时候他的心情都不怎么好。

就在奚远出神的时候,手机突然震了两下,吓得正在发呆的他差点脱手给扔窗外去。

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奚远这才低下头看着上头的弹出来的推送。

今日头条:#余枫乔落水# #叶远溪海妖#

你是不是想撩我[娱乐圈]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