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当我的爱人离去时,我相信,他还会以另一种形式回到这个世界上,或许,还能回来我的身边。

第九章

出院后的一个星期,我决定去看看李晨,他的物理治疗不知道进行得怎样了。在养伤其间,他天天都想回到球场,希望他快些复原吧。我来到了他的球队,当然,他还没有和其他人一起训练,张俊告诉我,李晨通常会在大清早或傍晚出来活动活动。下午,我找到了张俊,他刚刚训练完。

“李晨在二号球场,沿着这条路走就可以见到他了。”张俊说。

“好的。”我笑笑。

“要我陪你去吗?”他擦着汗。

“你还想打架啊?”我逗他。

“谁怕谁啊?”他不屑地撇撇嘴。“我是看在他伤残的份上。”

“知道你伟大了,还是快回家休息吧。”我推着他往回走。

“那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在门外等你。”

“好吧。可别过会儿又冲进来捣乱啊。”我吸了口气,向李晨所在的二号场走去。场上不止他一个人,队医,物理治疗师和守门员教练都在。看来,他正在做适应性训练。我没有作声,在场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他一直都很专心练习,并没有发现我的存在,而物理治疗师正帮他记录着什么。教练开出了一个高球,李晨做出十分漂亮的鱼跃动作,不过,久未练习加上伤病缠身的他在落地的时候跌得很重,他向正欲上前扶他的治疗师摆摆手,自己硬撑着站起来。“你不想要命了!”看见他无视身体情况继续练习,我心里不禁这样说。

李晨终于练完了,我走到他的身边:“晨。”我叫了他一声。

他正在系鞋带的手停了一下,但没有抬头,过了一会儿,又继续刚才的动作,好像从没听见过我说话一样。

“李晨。”我又叫了一遍:“你近来还好吗?”我心中的伤口又被他掀开,忍着痛,我说:“你应我一声好不好?”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来干什么?”语气中满是厌恶。

“当然是来看你的。”我尽量装出正常的声调。

“谢谢郝小姐的关心。”他的眼光看我时是斜着的。“还是应该叫嫂子。”后面的一句话,他说得特别地咬牙切齿。

“那天的事你误会了,事实上,从你病了后就发生了很多误会。”

“是啊,一直以来都有很多误会,你知道我做了二十几年人,发生的最大误会是什么嘛?”我在他的眼中居然看到了恨。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最大的误会就是我妄以为你会永远都爱我,以后都留在我的身边,最大的误会就是我以为有了婚约你就不会再爱上其他男人。不过,或许我说错了,你可能从来就没有爱过我,我才是白痴!自作多情了那么多年。”他的情绪很激动。“你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李晨。”我忽然间觉得我应该麻木,因为他正在骂的人并不是我,我是谁他早已忘了,他只是把我错认成他的妻子,所以才会这样。“请你冷静地听我说,我说完了就走,如果你不想见到我的话,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他没有作声,我想了一下,然后说:“我不知道你是真不记得还是有其他原因,但既然事情已到这种地步了,我也只好照实和你说。希望你听清楚,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第一,那天晚上的事真的是误会,第二,我不是郝晓茜。”我观察了一下他的反应,他只是在继续沉默:“我叫黎心月,长得有点像你的未婚妻,可能你已经忘了我,不过,有件不幸的事一定要告诉你。”我又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郝晓茜已经死了,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你真的忘了吗?”

“现代人的分手词真是越说越离谱,好像在编笑话一样。”他苍良地笑出声。

“医生说你患了间歇性失忆症。”我没有理会他的反应,逼自己狠下决心:“就在你受伤后,可能晓茜的死你一直都接收不了,所以在受到脑震荡后,那部分记忆就自动被你封闭了起来。”说完后,我感觉自己的心舒服了很多。

“事实很残酷,是吗?”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指着西边的那片落日。“看,夕阳。”

“晨。”我对他反常的举动感到担忧。

“你以前很喜欢看日出日落的。”他的脸上又有了笑容,我知道,他说的‘你’不是指我。“你说,日出代表希望,日落代表着终结,一切不好的事情都会在日落结束,所以,也是代表希望。”

“那句话是。。。”

“我知道,你想告诉我,那句话不是你说的。”他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怎样了?”张俊第一句就问。

“好像受了很大刺激,我怕他会不正常。”我说出自己的担忧。

“不会的,过些时候就没事了。”

“希望是吧。”我无奈地说。“今晚去看星星好吗?”

“当然好。只是。。。”

“只是什么?”我问。

“我不知道哪里的星星最漂亮。”

“哪里的星星最漂亮?”我又想起了那晚和李晨看星星的情景:“我知道。”我说:“你负责开车,我负责带路。”

“好。”张俊愉快地说。

来到郊外,已经是夜晚,满天的繁星就像晶亮透明的水晶。这样美丽的星空使我想起李晨,他也是个喜欢看星星的人。“桃花依旧,人面全非。”我喃喃地说。

“什么?”张俊问。

“哦,没什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我赶紧兜回来。

“这里的星星真的很漂亮。”他坐在车前盖上。“其实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说见到星星月亮就会想到亲人或情人呢?”

“因为我们都在看同一片天,在看同一个月亮,同一颗星星。”我心情复杂地看着那片星空,不知道李晨现在在干什么?

“那你现在有没有思念的人啊?”张俊若无其事地问。

“思念的人?”我的心又是一阵疼痛:“有啊。是我死去的男友。”我半真半假地说。

“哦。”他的语气中透出失望。“他肯定是个优秀的男人。”

“是的。”我的脸上有了笑容,但却像机器人。“他是个很特别的男人,有世界上最具诱惑力的嗓音。”我闭起双眼,仿佛又听到了李晨那充满磁性的声音。

“怪不得你会那么喜欢他。”张俊的笑有点怪。

“当我的爱人离去时,我相信,他又以另一种形式来到这个世界上,或许,还会回到我的身边。”我倚在张俊的背后,紧紧靠着他。

“谁说的?”他饶有兴趣地问,温柔地抓住我的手。

“我。”

“那你的爱人现在找到了吗?”他转过身。

“不知道。”我避开他灼烈的目光。“或许找到了吧。”

但是,我觉得那个爱人更像李晨,因为我爱的是李晨。这就叫爱情吧,盲目得迷失自己,盲目得失去方向,盲目得不惜牺牲一切。感情就像还债,一笔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欠下的债。等到债还清的那一天,你们的缘分就终结了。无论你多么伤心,多么想挽留,也不可能再让他回到你的身边,毕竟,签约期已过,一切也会像流水一样不再重回。

未完待续

灰姑娘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