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人穷其一生精力,都要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只有这样,他才会是个真正完整的人。

第八章

“你还好吧?”等我醒过来,张俊在我床边说。

“我睡了多久了?”只是迷迷糊糊地记得,一进医院就被人推进急诊室,其实在几年前,我也试过,但那次比这次要清醒很多,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应该已被医生抽过几次血了。

“大概7个小时。”张俊看看表。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我把手伸出被子。

“什么话,照顾你是应该的,只是那时候差点吓死我了。”

“是老毛病,出门的时候忘了带药,所以才。。。”我很无奈地挤出笑容。

“医生说你近来操劳过度,刚才又受了刺激,才使心脏支持不住。你也是的,身体不舒服怎么不早说。”他帮我拨开额前的头发。

“还好了,我都快忘了自己身上被着个□□。”我的样子很轻松,因为早已习以为常了,说真的,我不怕死,甚至每次发作的时候,我都希望自己快点死,只有这样才能减少痛苦。我好怕在最辛苦的时候看着医生将一根又粗又长的针插入我的动脉血管内,看着整根针没入体内,然后将鲜血从里面抽出来。

“医生说你已经没什么事了,观察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不过要记住,不要再那么操劳。”他的语气中透出很浓的关爱。

“我会的。”我轻拍他的手。

“学校那方面我已经和力克说了,他和爱德华稍后就会来看你。”他抓住我的手,吻了一下。这一举动使我反射性地缩了回来。

“不要告诉李晨。”我说。

“你不希望他来看你吗?”张俊问。

“不。。。呃。。。他的伤还没好,让他安心休息吧。”我有点语无伦次地编了个借口。

“那好吧。”张俊点点头。“我要去训练了,完了再来看你。”

“不用了,我很好,你昨晚都没怎么睡,训练很辛苦的。”原来躺在病床上和人说话感觉真的很怪的。

“没事,等会儿见。”他捏了我的脸一下“好好休息。”

“谢谢你,张俊。”我说

“是我要谢谢你。”他微笑着。

“为什么?”我和很疑惑。

“回来再告诉你。”他神秘地说。

我在床上又睡到了下午,其间力克和爱德华来看过我,告诉我一些研究计划的新进展,我也硬是要求他们帮我把手提电脑拿来,我不想浪费哪怕一分钟的时间,我必须尽快做出成果,这样才会继续得到赞助。

“李晨一早搬到了球队的房子住。”张俊的样子显得很疲惫,他肯定刚洗完澡,身上飘着淡淡的麝香味。

“是吗?”我想不到他的反应真的那么激烈。:“他还好吧。”

“很好,好得又想和我打架。”张俊的笑有点顽皮。

“他在接受物理治疗?”我问。

“是。要不是他现在受了伤,我肯定和他打一架。”

“那件事他知道了吗?”

“还没有。我和队友打了招呼,叫他们不要提他女朋友的事,所以目前还不至于会刺激到他。”

“那就好。”我的一块心头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我曾经警告过你不要喜欢李晨,为什么不听?”张俊的样子很严肃。

“感情是你我的主观意识可以控制的吗?”我很苦涩地说“你有没有试过控制自己不喜欢晓茜?”

“有,还不止一次。”他望向窗外,仿佛晓茜就在那里。

“很多人都喜欢自取灭亡的。情场如战场,永远没有胜利的一方,只要你曾经真正地付出过爱情,你就加入了这场战争,而无论最后结果怎样,都只是名义的问题,事实上从你付出感情的那刻起,你就输了。”

“所以我一早的时候劝你不要付出感情。”张俊的眼光很温柔。

“太晚了,你不应该让我和他相识。”我叹了口气。

“其实你和晓茜一点也不像。”他说出了一句令我很吃惊的话。

“但是。。。。”

“人有某方面的相似有什么奇怪,只是我们主观意识上觉得你像,所以你就像了。”张俊起身帮我整理床头的鲜花。

“真的吗?现在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属于了另外一个人。”眼眶红了,我催眠着自己止住泪水。

“做你自己,其他人怎么想重要吗?”他很认真地看着我:“你是黎心月,不是郝晓茜。你是你自己,在我心中,晓茜已经死了,我爱的是你,心月。”

“你爱我?”我很诧异,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不信啊?”张俊的脸靠得很近。

“还是因为我长得像晓茜吧。”我摇摇头。

“不,你是黎心月,晓茜已成过去,相信我好吗?”他的诚恳另我很有点动容。“我可以发誓,我的爱的人是你。”

“我不会相信男人向我发誓的。”我的笑容很凄凉“你知道从小到大有多少个男人向我发过誓吗?”

“我和他们不一样。。。”他赶紧说。

“每个人都说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每个人想让别人相信他说的话。海健说过他不会离开我的,结果他却死了,至于其他的人更不用说,都是些花言巧语。”

“这只是因为真正属于你的缘分还没有到。”他抓住我的手。

“小时候,有个大姐姐曾经和我说过,人本来是有两个头,四只手,四只脚,两个身的。后来,有个天神将他们劈开成两边,所以,人要用尽一辈子去找暝暝中注定的另一半。分手的那些证明是不适合你的,所以你就需要继续找,直到找到真正属于你的一半,你才能算是个完整的人。”我喃喃地说。

“你的那个大姐姐很幸福吗?”张俊问。

“后来她结婚了。”我说:“那时候我就问她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另一半,她说是。那个就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

“那她一定很幸福了。”张俊像在听故事一样。

“前段时间我回中国才见到她,她刚离了婚。”我的声调中带着自嘲。

“或许只是如她所说,那一半不适合她。”张俊躺在床边上说。

“人又怎能说准现在找到的人一定合适呢?”我空出位置,让他睡得舒服点。

“但我们不去尝试又怎样确定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呢?”他的手抚过我的眼睛。

“我已经没有那份勇气了。”我抓住他的手。

“就像你所说的,试过了,至少将来不会后悔,至少将来可以和自己说‘我曾经努力试过了,虽然结局不如人意’”他在我脸上落下一吻,像蜻蜓点水般的轻柔。

“你会后悔的。”我说。

“我长这么大了,从来没后悔过,你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也是件好事。”他贴近我的脸:“做我的公主吧。”

“灰姑娘变成公主要付出代价的。”我冷冷地说。

“留在我的身边也算是一种代价吧。”他伸手抱住我。

“让我有一个梦也好。”我倚在他怀里。只要这个梦不醒,我就能成为公主了。

未完待续

灰姑娘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