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章

在傅扬奇身上,我看到了另一个海健,一个活得快乐,自由自在,没有任何束缚的男孩。他们同样有过19岁,却是不一样的结局。或许,这是上天安排给海健的另一个灵魂,让他去实现他未完的梦吧;但我又想,或许这是上天怜悯我,给我的片刻快乐。

第十二章

回到伦敦已经是深夜了,李晨送了我回家。今晚的天空格外晴朗,每颗星星都隐约泛着淡黄的光芒,偶尔划破长空的几颗流星像迷途已久的人,向未知的前路陨落。差点忘了,今晚是会有难得一见的流星雨发生,我开始怀念李晨的敞篷跑车,因为躺在里面可以看到最美丽的星空。我喝着啤酒,坐在窗台上,望着外面的花园,忽然想起了傅扬奇,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象的人呢?对于我来说,他应该只是个十九岁的男孩,但为什么能带给我那份不一样的悸动?我的思绪被门铃声打断了,我走出去开门,这么晚,不知道是谁。

“心月。”张俊站在门外,表情有点尴尬。

“这么晚,有事吗?”我淡淡地问。

“我知道你回来了,所以。。。”他很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其实我是为那天的事。。。”

“都过去了,别再提好不好。”

“你还在生气?我和她真的是逢场作戏,没有感情的。”张俊抓住我的肩膀,“如果你是不喜欢的话,我以后不会了。”他很诚恳地说。

“没有必要为了我委屈你自己。”这一直是我的心里话。

“不,我可以为了你改。”他这时候的表情真有点像求大人原谅的小孩子,男人很多时候的举动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回到小孩的样子。“你也知道,我的生活一向是这样,虽然你做了我女朋友,但是我不想伤害你,就是因为我爱你,才觉得你很圣洁,不能随意侵犯。”

“我根本就没有生你的气。”我拉下他的手,“我说过,我不介意的。你是球星,从我答应做你女朋友那天起,我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天,也没什么,只是当时我心情不太好罢了。”

“对不起,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我保证。”

“想去看流星雨吗?”我问。

“想,但我怕你累。”他很关切地说。

“我很好。你到车上等我吧。”

来到张俊家已经是凌晨三点,我们在后花园坐下,一起看星星。

“你信不信对流星许愿会实现?”我问。

“信。”他看着我。

“COME ON,你是男孩子来的,别像女孩子一样信这些。”我拍拍他肩膀。

“我宁可相信这是真的。”他很舒服地躺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

“如果这里有个秋千就好了。”我指着前面一块草坪。

“你喜欢秋千?”

“是啊!从小就喜欢,边看星星边荡秋千。”我闭上眼睛,想起了海健,每次推动我秋千的人总会是他。他走后,我只能一个人默默坐在秋千上,仰望那孤独却无尽的星空。忽然,脑海里属于扬奇的影像和海健的重叠在了一起。“我要回中国四个月。”

“为什么?”张俊马上问。

“你也应该记得晓茜以前研究过云南那边的一些遗迹,就在香格里拉附近。现在由我接手继续研究,很快我就会和力克还有爱德华到昆明,汇合当地的专家再出发,赞助已经拨下来了,祝我成功吧。”我很公式化地说。

“我除了祝你成功,还能怎样?”他无奈地说:“你要自己照顾自己,我有时间的话就去看你。不过,过两个月,国家队要集训了,或许那时候我们能有时间碰面。”到最后,声音中又出现了期待。

“再说吧,保持联络就可以了。”

“什么时候走?”他握着我的头发。

“后天早上的飞机。”

“闭上眼睛。”张俊突然说。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先闭上。”他显得很神秘。

“好。”我闭上了眼睛。忽然,感觉到有一道光在我紧闭的双眼前闪过。“是什么来的?”我很好奇。

“现在可以张开眼了。”我张开了眼睛,一条链坠在星空下闪闪发光,就和天空中的繁星一般耀眼。不同的是,它所发出来的光更柔和,更美丽。

“爱西丝女神像?”我看着水晶坠子,不可置信地问。

“拿着。”他放到我手中:“我听一些三姑六婆说,水晶可以辟邪的,你带着当护身用也好,毕竟,你老去掘祖先的墓,本来就邪。”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要做成爱西丝女神?”我不解地看着他。

“你不是要回中国吗?我相信爱西丝女神会带你回我身边的,无论在世界的任何角落,你都要记住,还有我在等你。”张俊合上我的手:“还有,链坠的中心有一根小磁针,连着女神的手,如果万一迷路了,就朝女神手指的方向走,那里就是南面。”

“像颗小的北极星。”我微笑着说。

“有了北极星,就一定要找到回来的路,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我会找到路的,一定会。”我的声音已经沙哑了。

坐在咖啡厅内,听着扬声气中出来的中文情歌,我用手提电脑细细翻查资料,落地玻璃窗外,是昆明的满地春色,没有了伦顿的萧嗍,却也没有了那里如画的景致。查完了资料,才发现太阳已经只剩余辉了,电脑里穿来李晨的留言:“一个人逛逛昆明会不错的。”我很高兴地笑了,似乎只要有关于李晨,我都会关心。“你又知道?”我在电脑上写。“国家队经常在那里集训,我当然知道。”过了一会儿,他回答,“接受你的建议。”我写道。

正当我准备离开是,咖啡厅里走进几个人,我认得其中最高那个,是傅扬奇。他长得太像海健了,以至刚刚又产生了错觉。他朝我走过来,老远就打招呼:“心月。你怎么在这?”

“HI!”我很客套地说:“这么巧。”

“是啊,你怎么也在昆明?”他问。

“考古嘛!”他脸上阳光般的笑容总能感染我。

“昆明有什么好考啊?”

“我过几天要到一些偏远的地方,现在在做资料收集。你呢?你转会来了昆明吗?”我问。

“没有。”他拨拨头发:“国青集训。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会知道。”这或许就是19岁的朝气,不像我们几个人,总好象老得要死。“但如果你问我英格兰我就知道了。”

“过两个月,国家队也要集训了,李晨没有告诉你吗?”

“有啊。”我回答。“但我还是比较注意英格兰和其他欧洲球队的动向。”

“没点爱国感情。”他轻亨了一声。

“这么说,你很有爱国感情了?”我问。

“当然了。”他很自豪地说:“我可是国字号,上场比赛前要唱国歌的。”他停了一下:“虽然我也很喜欢看欧洲联赛,其实,你有没有布冯的签名?”他小声地问。

“你说呢?”我忍住笑,故作神秘。

“他是我偶像,也是我的目标,你能不能。。。割爱?”他稚气的脸上写满崇拜。

“那要看看。。。。。。”

在傅扬奇身上,我看到了另一个海健,一个活得快乐,自由自在,没有任何束缚的男孩。他们同样有过19岁,却是不一样的结局。或许,这是上天安排给海健的另一个灵魂,让他去实现他未完的梦吧;但我又想,或许这是上天怜悯我,给我的片刻快乐。

未完待续

灰姑娘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