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第十章

他的声音让我陶醉,眼泪顺着我的脸瑕滴落,溶入淡黄色的烈酒中。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当中的滋味,有苦,有涩,有酸。。。百味交杂,却独独缺少了甜。。。。。。

第十章

今年的春天特别冷。伦敦已经连续下了好多天的雪,足足积了几尺厚,大街上,经常都有扫雪车经过。在最冷的时候,休赛季也来了。张俊于是有了很多的时间陪我。当然,李晨自从上次的事后就没有再和我联系,但我也能常从张俊那边听到关于他的事。我进了爱德华的古董商行做兼职的文物鉴定师,他家族的古董行在英国很出名,许多大买卖都在那里成交。这份不算辛苦的工作带给了我丰厚的收入,这对于一个来了英国才两年多的留学生来讲,已经很不错了。

“我有两个星期的假期,去旅行好吗?”张俊问我。

“什么时候?”我说。

“就下个星期。”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一起两个多月了。

“没有时间。”我整理着手头的资料,连抬头看他一眼也没有。

“那你要做什么?”他似乎不太高兴。

“下星期我要去意大利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我说。

“意大利是个旅行的好地方。”张俊的脸上又出现了他的招牌笑容。“去哪个城市开会啊?”

“米兰。”

“离威尼斯很近呢!这样吧,我陪你去开会,开完后我们一起去威尼斯。”他温厚的手掌滑过我的发丝,属于他的淡淡古龙水香气触动我早显得麻木的嗅觉。那种安全感就像李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威尼斯的狂欢节就要到了。”我顺着他的臂弯,靠近他结实的胸膛。

“正好,你开会要几天啊?”

“四天。”突如其来的疲惫让我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养神。

“就这样定了,我明天就去定酒店。”他拿走我手上的笔:“别写了,睡吧。”

“不行,我还有好几个地方没有写好。”我试图从他手上把笔给抢回来。

“没写好也不准写,太晚了,明天你还要上课。”他利用身高优势把笔递到我够不着的位置。

“别玩了,把笔还给我。”

“睡觉。”张俊突然抱起我,往房间走去。

“喂!放我下来啦!”我着急地大喊。

“你现在必须睡觉。”他把我放到床上,然后为我盖上被子。

“不行。”我试图起来。

“乖,睡觉。报告明天再写。”他像哄小孩子一样。

“张俊,我不是小孩子!”我发出严重的抗议。

“知道自己不是小孩子就好,别老让人担心。”他似乎突然变得很严肃,这让我发不出脾气,毕竟,他还是为了我好。

“哎,算了吧。”我只好不再挣扎,静下来才感觉,原来自己真的很累了,眼皮重得张也张不开。

“这才乖嘛!”他很满意地为我盖好被子。

“现在这么晚了,你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我闭着眼睛说。

“睡你旁边啊?”他问。

“别老往下流的地方想,你睡另外那个房间。”

“谁往下流地方想了。”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出去睡吧。”我已经困得有点恍惚了。

“等你睡着了我才睡,以免你又偷偷起床。”他的手轻轻地拨开我额前的几缕发丝。在我的额上落下如蜻蜓点水的吻。

“随便你啦。”我抵受不住睡魔的诱惑,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从房间出来,却意外地发现了张俊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这让我感到很奇怪,客房的床十分整齐,看来,他整晚都在沙发上睡。我没有吵醒他,因为他实在太疲累了,连枕头掉到了地上,我再帮他放好也毫无知觉。

“好香啊!”张俊睁着刚睡醒的双眼,像只熊猫一样站在我背后。

“你终于睡醒了。”我边煎着香肠边说。

“饿了就会起床啦。”

“还好意思说,昨晚怎么有床不睡,跑去睡沙发?”我问。

“我怕你半夜又起来写报告,客厅是你到书房的必经之路,所以只好睡沙发了。”他伸了个懒腰:“我先去漱口,回来要有早餐吃啦。”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他对我的付出我又可以拿什么回报。我甚至连自己是否爱他也不确定。但如果现在在我身边的是李晨,我会愿意每天都为他煮早餐,每天早上为他叠好床上乱七八糟的被子。

今天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前三天的会都几乎开到半夜,张俊还是每晚等我回到酒店才睡。这几天,他也挺闷的,除了逛米兰还是逛米兰,但也没有办法。还好的是,今天的会议终于提早结束了,刚吃过晚饭,我谢绝了教授们的邀请,不去参加晚上的酒会,加快脚步回到酒店,我想今晚该陪张俊好好游览一下米兰的夜景。

我打开房间的门,看到一个棕发女郎独自一人睡在床上,她衣衫不整,身上盖着被子。我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走错了房间,连忙道歉:“I AM SORRY。”可当我准备离开是,洗手间的门开了,张俊从里面走了出来。

“心月。”他见到我显得很惊讶。

“张俊你怎么?”我看看他,又看看那个棕发女郎,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女郎不是别人,就是前段时间小报上说的那位和张俊交往过密的模特。

“心月你听我说。。。。”张俊急着解释。

“我不想听。”我甩开他的手:“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有没有进错房间。”我很平静地说。

“没有。”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问,显得手足无措。

“那就行了。”我向床边的女人走去,很礼貌地用英语说:“MISS ISABELLA?I AM SORRY TO TELL YOU,THIS IS MY ROOM。PLEASE GET OUT!”说完,我走到衣柜前收拾行李。

“你先听我解释好不好。”张俊在我身边说。“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忙,不想让你累着,但是又。。。。。反正我是一时冲动,不是有意的,我和她只是。。”

“很好的借口。”我看着他的眼睛,突然,心酸的感觉占据了心脏。“ISABELLA,新晋模特,我不喜欢看小报,但很可惜,学校里有人告诉了我你们的事。你想解释什么?她是□□?你们之间只是纯粹的金钱关系?不会吧。”我把衣服首饰胡乱地塞入行李箱。

“事实上不是你相象的那样,我承认,我是和她上过床,这是我的错,但是除了。。。”他很紧张地抓紧我。

“不好意思,我不打算在这里妨碍你的好事,再见。”我推开他,走出房间。

我很快在另一间酒店住下了,这里有间很别致的酒吧,还有人唱歌剧。感觉就像小聚会一样。这使我有种温馨的感觉,意大利人还是挺浪漫的,连说话都像在唱歌。在这间灯光不太暗的酒吧里,我要了杯旺多姆酒,在角落里独自坐下。

在唱歌的女人留着长长的卷曲棕发,典型的意大利美女,她单薄的声音唱起咏叹调来更让人觉得凄凉。她那火红的嘴唇中唱出:“Suicidio!In questi fieri momenti.tu sol....mi resti...e il cor mi tenti,Uitima voce del mio destino.ultima croce del mio cammin!..........."这首深沉而悲怨的咏叹调《死亡啊!》让我有股流泪的冲动,或者,我不该生气的,张俊这么做也不能全怪他。可我觉得,这只是个借口罢了,其实,我一直都在找借口,找借口离开他,或许说,是找借口证实自己是否爱他。不知道李晨现在怎样了,我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是他的声音,久违的声音,但是,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万般滋味在心头,无奈言语不能传达。李晨也没有再说什么,我们就这样通着电话,却又什么也不说,他那边很安静,安静得使人感到平和。我又要了杯酒,继续在歌声中寻找爱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晨终于说:“心月,我知道是你,别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他的声音让我陶醉,眼泪顺着我的脸瑕滴落,溶入淡黄色的烈酒中,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这当中的味道,有苦,有涩,有酸,百味交杂,却独独缺少了甜。“你终于记起我了。”我颤抖着说。

我和李晨都陷入了爱情的圆圈舞中,每次音乐响起,都要离开你的舞伴,跳入茫茫人海,在音乐停下时,又要重新找回你的舞伴,就这样不停地重复重复,直到你们一起跳出这个圆形的舞池,但更多的时候,你会找不回你的舞伴,更无法回到舞蹈的开始。

未完待续

灰姑娘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