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关于李晨和郝晓茜的故事请看《情书》

灰 姑 娘

第一章

我拿着一束鲜花来到墓旁,这是我每个星期都必到的地方--凯顿公墓。里面的一个墓穴内躺着一个我所爱的人。来了英国快两年了,选择在英格兰留学是因为理想还是海健就葬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在伦敦大学学院的埃及学系读书,从我到这个系报到的第一天起,我就感觉到了这里的人似乎有事瞒着我,特别是里面的两个导师力克和爱德华。我永远也无法忘记他们刚见着我时惊讶的表情以及后来经常会有的莫名其妙的发呆。对于原因,我并没有深究,但被人盯着看的不舒服感觉让我隐约觉得我可能长得很像他们的故友。因为当我见到长得很像海健的人时,我也会盯着别人看。

今年的秋天来得特别早,墓道两旁满是落叶,金黄得有点萧朔,枯毁的叶片和我手上盛开的天堂鸟相比,很不协调。海健是个很爱自由的人,所以我只会送他天堂鸟,我希望他那孤傲的灵魂会在天堂得到安宁,会在那白色云层的上方,自由地翱翔。我把花放在他的墓碑前,他已经走了5年了,那时我才16岁,整个人生似乎都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而他的死毫不犹豫地打碎了我这一切,如果他还在的话,他的理想会实现吗?

不远处的一个墓前站着一个男人,他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半低着头,看他的身形应该是个运动员。我记得,那个墓经常有些运动员打扮的人来送花,或许里面葬着一个很伟大的运动员吧,我如是想。来这里已经有两个小时我,我决定回学校写论文,我是个很勤奋的学生,因为我好胜。突然,一阵猛烈的风吹过,我的帽子被着突如其来的偷盗者给吹走了,我赶紧转身,却发现那帽子已经落在了那个穿黑衣的男人的手上。他抬起头,我们的眼神刚好接触在了一起。那一刻,我看见他明显地呆住了,而且透出莫名地激动。“晓茜,你真地回来了。”他飞快地跑过来,伸手抓住我。

“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知道自己未何如此愤怒,我应该一向是很冷静地,或许是因为我在他的眼中找到了力克和爱德华看我时的眼神,他们似乎都把我错当成了另一个人,而我讨厌这样。

“你”他怔了一怔,然后很尴尬地放下手,很认真地又看了我一遍,用很失望的语气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他很失望地转过身:“但你真地长得很像她。”

“她是谁?我长得像谁?”我很冒昧地问,我想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把我错当成那个女人,我们真的那么像吗?

“你想知道?”他有片刻地错鄂。

“是的,因为不止一个人把我错认了,我想知道她是谁。”我很礼貌地拿回我的帽子。

“她叫郝晓茜。”他微微侧过身子,指着幕碑上的一张小小的照片。

”哦?”照片中的女孩子留着长长的头发,脸上挂着温文尔雅地微笑,她那略带忧伤的眼睛使我不敢直视。我们真的很像,简直就像是姐妹,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会错认我了,也明白他们为什么第一次见到我时是那样地惊讶。“她是你的爱人?”

“爱人?”他无耐地哼了一声,“不,她只是我爱的人,我队友的未婚妻。”他默默地看这女孩子那迷人的笑脸。“她已经走了3年了。”

我无法明白他的心情,因为我所祭念的是一份有回应的感情,不像他。“我要走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我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几步,我停了下来,再次望向那张照片,那女孩子似乎在朝我微笑。“她是中国国家队门将李晨的妻子吧?”

“你知道?”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你是中国国家队的锋线一号杀手张俊。”我朝他笑笑,“我来了英国才两年,你那么出名,我又怎么会不知道。而且你们当年的爱情故事在我们埃及学系流传很广哦。”

“你也在伦敦大学学院的埃及学系?”他显得更惊讶了:“那力克和爱德华你认识吗?”

“他们是我的导师。”我戴好帽子,离开这片墓地。

回到了学校,我特意去找了力克,他是个很好的人,对我就像对妹妹一样。:“原来我长得像郝晓茜,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你知道了?”他放下手中的书。

“我见到了张俊。”我找了张椅子坐下。

“我和爱德华最不想看到的事终于发生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你也知道,我们以前是一起考古的,她是我和爱德华的师妹,而爱德华曾经和她订过婚,我想你也大概知道吧。”

“是的,我知道一点。”我仔细地听着。

“她爱的人只有李晨,而张俊和爱德华都只是这段感情中的失败者,后来晓茜死了,李晨也转会来了伦敦,他和本来已在英国的张俊经常去看她的。我一直都不希望他们会遇见你是因为我不想你活在别人的阴影中。”

“可是你们还是没有办法不经常错认我们?”

“是的。”他眼中闪过很复杂的神情。:“你们太像了,不止样子,就连性格,接受的教育,给人的感觉,甚至读的系,理想,爱好都一样。”

“不会吧。”我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

“上天的安排有时候很奇妙,不是吗?”他无可奈何地笑笑。

“教授。”秘书敲了敲门。“张俊先生来了,他说你们约好了今天。”

“好的。”他站了起来:“我猜得没错,他肯定会来的。”力克朝我小声地说。

原来,张俊有收藏埃及古玩的习惯,所以,每当他要够进新的物品,总会找力克鉴定一下,我直觉地认为,他的这种习惯只是为悼念晓茜。

“心月,你帮我送送他吧。”夜已接近,力克似乎有意这样安排。

走在幽静的校道上,我们都很沉默,我想,他从前也一定和郝晓茜一起走过校道,不知道那时是否也这样静。“为什么要选择当考古学家。”他打破了静得让人不舒服的局面。

“这是我的理想,我从小的理想。”

“今天把你认错了,真不好意思。”

“我们的确很像。”我递给他一本本子。

“干什么?”他很奇怪地问。

“签名啊!”我顽皮的笑笑这是打破目前沉闷局面的唯一一个方式。

“你知道吗,”他接过本子:“她当年问我拿签名时也和你一个样,你多大了?”

“二十一。”我回答。

“她当年也是二十一岁,那时候,李晨带着她来问我们拿签名,我第一眼见到她是还因为他是李晨的妹妹,后来才知道,她比晨还要大几个月。”他叹了口气。:“如果我比李晨早认识她,你猜她会喜欢我吗?”

这的确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会的。”这是直觉:“一定会的。”后面这句有点安慰的成分。

“谢谢你。”他又叹了口气。

“冒昧问一句,你和李晨是情敌吗?”我接过他递回来的本子。

“情敌?是吧。”他拨了拨头发“但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你知道,他们订婚的时候,我很大方地祝福了他们。”

“虽然你心里不是这样想?”

“你很聪明。”他在两秒钟后回答。

“哈哈。”我干笑了两声,“谁都会这样,只要不是智力有问题的人都知道,但我不明白的是,郝晓茜有什么特别的魅力,使你们三个男人为了她争个你死我活。”

“我也不知道,她是个很特别的女人,很坚强。”

“哦?”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继续问下去。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张俊的脸暗了下来。

“听说是考古的时候遇上了意外,好象是大风沙使她迷失了方向。”

“她是为了找哈里霍普墓而遇上风沙的,在水尽粮绝的情况下,她支持了5天,找到她的时候,刚刚是第六天,法医的死亡报告是写她因为严重脱水而死,就像木乃伊,你明白那是什么情况的。”他别过脸:“晓茜是我见过最勇敢,最坚强的女人。”

“那后来,李晨怎么样了?”我很想安慰他,但又想不到该说什么。

“和我一样,伤心了很久,他还养着晓茜的四条爱犬和一只海冬青。”

“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看看晓茜的狗,看它们会不会也认错人。”我勉强地笑笑。

“李晨就住在这里附近,他买下了晓茜以前住的房子。”他打开车门。“你要去看看吗?”

“现在?”我很惊讶。

“如果你有空的话。”

“当然。”我上了他的车,那时我并不知道,就在那一天,改变了我的人生。

灰姑娘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