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诸子百家谈之情榜1——情不情

《红楼梦》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中贾宝玉因为听说枫露茶被李嬷嬷喝掉了,便将手中茶杯掷一个粉碎。甲戌本在这段正文之上有朱笔眉批:按照警幻仙姑的情榜,宝玉情不情,也就是说他对于“凡世间无知无识,彼俱有一痴情去体贴(也就是无论怎样蠢笨的女孩子,贾宝玉都会根据其性格特点,找出其可爱之处,并以此为出发点,生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特殊的爱护之心,去体贴、安慰她)……”

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宝玉笑道(对袭人说):“你说的话,怎么叫我答言呢。我不过是赞他好,正配生在这深堂大院里,没的我们这种浊物倒生在这里。”庚辰本、已卯本以及有正本也写道:“……后观《情榜》评曰: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所谓“情情”者,指的是与二、三知己,惺惺相惜也)”

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庚辰本本回前有一句话:“情不情兮奈我何”。

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写道:“……那一日正当三月中浣,早饭后,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芳闸桥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展开,从头细玩。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宝玉要抖将下来,恐怕脚步践踏了,只得兜了那花瓣,来至池边,抖在池内。那花瓣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芳闸去了……”庚辰本、有正本也夹批云:“情不情”。

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写道:“谁知宝玉昨儿见了红玉,也就留了心。若要直点名唤他来使用,一则怕袭人等寒心,二则又不知红玉是何等行为,若好还罢了,若不好起来,那时倒不好退送的。因此心下闷闷的,早起来也不梳洗,只坐着出神……”庚辰、有正本在其中有批语:“不知好字如何讲。答曰,在‘何等行为’四字上看便知(也就是说,这个‘好’字指的是,红玉的行为出事好不好,是否容易相处)。玉兄(贾宝玉)每‘情不情’,况有情者乎”。

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庚辰本回前总批:“撕扇子是以不知情之物,供姣嗔不知情之人一笑,所谓‘情不情’”。

脂砚斋的批语里面多次提到所谓“情不情”。

这个“情不情”,前一个“情”字作动词,“钟情,用情”来讲,“不情”指的是不知情之物或人,意思是说贾宝玉对不知情(或者无情者)也钟于情,如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的珍惜桃花,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感伤杏子,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寄哀思于海棠花,甚至于连对“蓼花苇叶”、“翠荇香菱”,也“似有追忆故人之态”。

总之,宝玉对无情之人也钟情,如红玉,而那个时候的红玉正在私恋贾芸,三十一回晴雯撕扇中,情雯当时也是“不知情时之人”,在第十五回中,贾宝玉甚至对一个素不相识的“村庄丫头”,也“恨不得下车跟了他去”。可见天生情种。言以毕之,“情不情”是贾宝玉思想性格的一个重要方面。

红楼梦解读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