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王熙凤《聪明累》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

家富人宁,终有个家散 人亡各奔腾。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

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一场辛苦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这首曲是唱王熙凤的。

曲名《聪明累》,即知进不知退,聪明反被聪明误之意,典故取自宋·苏轼《洗儿》诗句:“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曲子描写王熙凤机关算尽、枉费心机而死的悲掺结局和贾府终于一败涂地时的情景。

凤姐是作者着力刻画、塑造的人物,也是最成功的一个典型。她是荣府内实际上的第一号当权人物,各类人物都围绕着她活动着。

对于她,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评价。第六十五回里,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对着尤二姐议论凤姐说:“若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她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她。皆因她一时看的人都不及她,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喜欢。她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有人敢拦她。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她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下人,她讨好儿。估着有好事,她就不等别人去说,她先抓尖儿;或有了不好事或她自己错了,她便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来,她还在旁边拨火儿。”在“弄权铁槛寺”一回里,她自己对老尼静虚说:“你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为了三千银子,她略施一点小手段,就害死了张金哥和长安守备的儿子。此外还有贾瑞、鲍二家的、尤二姐等人都先后死在她手里。兴儿还说她:“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把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

总之,她一方面竭尽全力维护着这个大家族的“虚体面”、“假排场”,一方面却又想方设法挖这个大家族的墙角,动摇着它的根基。换句话比较形象的来说,王熙凤是贾家这座大厦的顶梁柱,同时又是这座大厦的蛀虫;她照管着贾家的“长明灯”,又恨不得一口喝干灯里的油。连她自己都承认“若按私心藏奸上论,我也太行毒了,也该抽头退步。”实际上她一步也没退,当忽喇喇大厦倾倒时,第一个就要把她压死。脂砚斋批语透露,在贾家败落后,她要被关押在“狱神庙”,有一番“身微运蹇”、“回首惨痛”的经历,最后凄惨地死去。这也正是王熙风这一悲剧形象的意义所在。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写王熙凤为支撑贾府这座千疮百孔、摇摇欲坠捣捆的大厦,以及满足个人的欲壑,极尽机变权宜之能事,费尽心机,结果事与愿违,反倒是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机关”,权谋,心机。宋·黄庭坚《牧童诗》,“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垅闻。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卿卿:男女间的爱称。典出《世说新语·惑溺》:“王安丰妇常卿安丰,安丰曰,‘妇人卿婿,于礼为不敬,后勿复尔。’妇曰:‘亲卿爱卿,是以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遂恒听之。”原义“卿卿,前面的一“卿”字为动词,后一“卿”字数当“你”讲解。自唐以后,“卿卿”二字联用,作为男女间一种亲密的称呼。这里指王熙凤。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前句,写王熙风为维护、支撑贾府这座将倾的大厦殚精竭虑,心力交瘁,后句,所据情节不详。有人认为,后句可能指王熙凤生前、死后对其唯一的女儿巧姐命运的牵挂,“性空灵”或许指她在死后也曾有类似于秦可卿托梦的情节。

另外,“性空灵”,也就是“空有性灵”的意思,所谓“性灵”也作聪明解。段安节《东府杂录·琵琶》:“(廉郊)师于曹纲,尽纲之能。纲尝谓侪流曰:‘教授人亦多矣,未曾有此性灵弟子也!本荽耍蚝缶淇山焓弊鳎核篮笞萦星О阈粤椤⑼蛑执厦鳎惨磺谐煽铡⑽藜糜谑隆<此健叭怂廊绲泼稹薄?

家富人宁,终有个家散人亡各奔腾——当包含有两重意思,一层是指,王熙凤与贾琏、巧姐曾家庭富贵和睦,最终则家亡人散,各奔前程,或者指的是王熙凤被贾琏所休、巧姐被卖入烟花之地;另一层意思则说的是,贾府由“家富人宁”到“家亡人散”的盛衰变化乃是必然的趋势,即所谓“盛极必散”、“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奔腾,形容大祸临头、各自逃命的急切之状,即所谓“树倒猢狲散”也。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这两句,写王熙凤半世操劳、白费心机,到头来贾府被抄、子孙流散,她则自己落得个身败名裂、短命而亡的下场,好象经历了一场虚空梦幻一般。其中,“意悬悬”指的是提心吊胆、操心劳神的样子。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写贾府事败来势迅猛,且势所必然,无可挽回。曾几何时,秦氏丧仪、元妃省亲、元宵夜宴……,那“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般的兴盛迅即化为乌有,接踵而来的是贾府满门查抄、子孙流散,凤姐获罪坐牢、短命而死。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惊心动魄的情景,确如大厦之倾轰然有声,油灯之尽惨然无光,加之“忽喇喇”、“昏惨惨”等语,更使之生动形象,绘声绘色,极富艺术感染力量。

一场辛苦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作者以无限惋惜的心情发为感慨.慨叹人生悲喜无常、祸福难定,虽不无宿命论的意味.却也是人生况味的最为贴切的感受。

王熙凤的结局在原稿八十回以后.我们已经无法看到。据判词及脂批等资料提供的痕迹线索:王熙凤在贾府败落后曾获罪拘系狱神庙,此后又有大观园执帚扫雪、被贾琏休弃等情节,最后回首惨痛、短命而死等。结局是很悲惨的。续书写其被众冤鬼索命而亡,落入因果报应的窠臼。

总之,全曲以王熙凤个人命运归宿为线索,将王熙凤个人命运与整个贾府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作为贾府的表面掌权者和部分的实际掌权者,王熙凤的命运遭际必然与贾府的兴衰有着紧密关联),扬示其悲剧的必然性,惋惜中含有批判。“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语句警拔,富于哲理。它不仅是对王熙凤个人悲剧命运的深刻总结,也准确地概括了此类人物最终都将是咎由自取的必然结果。

红楼梦解读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