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9

天边的云霞染红了涧下的溪流,红日从霞光中慢慢升起,驱走山谷的寒霜雨露,莺鸟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一时间寂静的山谷热闹了起来。

乔梦幽幽从梦中醒来,梦里她身着精美繁复的猎猎嫁裳,面靥涂着胭脂蔻红,面上挂着幸福的浅浅笑容,她的身畔站着大红西服的俊朗男子,男子宠溺的笑着,轻轻揭去她头上的红盖头,他们互相望着,眼里是化不去的柔情蜜意,她看到他们举起金杯,喝下象征百年好合的合卺酒,十指相扣,他们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

抬头看向还在熟睡的男子,乔梦有些恍惚,眼前的人与梦中的男子慢慢重合,她不禁缓缓抬起手无意识地去抚摸那张不知不觉中潜进她梦里的脸,细长白嫩的指尖只差一点便要碰上那张脸了,乔梦忽而间清醒过来,连忙将手收了回来。

“诸葛亮,天亮了。”乔梦掩去眸中的一丝失落轻声唤道。

诸葛亮在乔梦的轻语中睁开了眼眸,一双殷红的眸子怔怔地看着乔梦,他在铭记,他要将她永远刻进心里,哪怕她早已烙印在他的心上。

“你,还是要走了吗?”诸葛亮看着乔梦在屋前忙碌的身影,那些花草是她亲手种下的,那些篱笆是她亲手搭建起来的,那屋角安静吃着菜叶的白兔是她亲手喂养的,现在她要走了,她是否会有一丝留念?留念她辛辛苦苦建立的这一切,留念他?

“诸葛亮,你走吧,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并不是单纯地来找你看姻缘的,你走吧,我不想伤害你。”乔梦低着头,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些话,她终究还是舍不得看着这个男子受到伤害啊!

诸葛亮笑了,他摸了摸乔梦的头,眼角上扬,笑意满溢,“其实我不在意,只要小乔想要,哪怕是我的命我也愿意给你。”这条命本来也是属于你的啊!

乔梦抬起头来,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坚定,“诸葛亮,你快走,他们就快来了。”

“来不及了,况且,我走不了。”诸葛亮叹了口气。

“为什么?”乔梦不解。

诸葛亮将乔梦拉到桃树底下,他抚着桃树的枝干缓缓说道:“因为这是我的真身,我生在朱阁山,长在朱阁山,哪怕是已经成仙,我的真身在这里,我又能去哪里?”

乔梦张口还欲在说些什么,远处嘈杂的声音打断了她,转头看去,一个气宇轩昂、仪表堂堂的锦衣华服的俊秀男子带着七、八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双眼放光,贪婪地看着诸葛亮,仿佛他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小梦,过来。”俊秀男子伸出手温柔地唤了一声。

“瑜辰殿下,你们怎么来得这么快?”乔梦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衣角,面露为难。

“小梦既已传信一切都布置好了,我们自然要来的快一些,若是你受伤了怎么办?”瑜辰温柔地笑着,眼中满是关心。

“瑜辰殿下,乔梦不想除去身上的魔血了,我们走吧,仙人他很好,我们不要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了,好吗?”乔梦恳求道,在她的印象里,瑜辰大人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他不会因为自己身上流淌的魔血而看不起她,他甚至会在她被人欺负的时候温柔地扶起她,会带她一起去天鹅湖边上赏月,他这样温柔的男子不会滥杀无辜的。

“小梦,回去?怎么可能,你忘了就是因为你身上的魔血,族里的长老才不会同意我们的婚事啊,只要有了仙人的血和仙气,你就能除去魔血,我们就能在一起了啊,这时候怎么可以妇人之仁?”瑜辰不满地眯了眯眼,乔梦现在还站在诸葛亮身边,她居然没有在第一刻回到他身侧。

“瑜辰殿下……”乔梦还想再说些什么,瑜辰身边的老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了她。

“殿下,何苦与她多费口舌,这山头已经布下了阵法,量他也逃不掉,还是赶紧将他制服,取了他的血液和内丹,回去炼制丹药,只要丹药一成,到时天鹅堡还有几人是你的对手?这王上之位只会是你的。”

“什么?”乔梦双眸瞪大,她不敢置信地看向瑜辰,那个还是笑得温柔的男子,“瑜辰殿下,你说过只会取仙人的一丝仙气和一点血液,不会伤他性命的。”她多希望听到那个她曾放下戒备相信的男子能出口否认。

“小梦,你太天真了,”瑜辰叹了口气,“只要我成了天鹅堡的王,到时候谁还敢阻止我娶你?你就是我的王后,可以享受无上尊荣,你可以让曾经伤害过你的人都臣服在你脚下,任由你发落,小梦,过来吧,他只是对你失了术法,让你迷惑了,过来吧!”

“不,瑜辰殿下你骗了我,是我太傻了,我以为总会有人不在意我的身份,真心对我,是我错了。”心很痛,很痛,像被人剜去了一块肉一样,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那个人给了她希望,最终又亲手将这份希望撕碎,扔在风里。

“小乔,别哭。”诸葛亮心疼地把乔梦揽进怀里,眼前这个清矍的男子是他在乔梦的未来里看到的,他以为这个男子会给乔梦幸福,可是他不曾想过乔梦有一天会因这个男子而哭泣,悲伤。

“亮亮,对不起。”乔梦带着哭腔说道,她这样对他,为什么他可以不怪她?为什么还要安慰她?

“不怪你,我说过,只要你想要,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傻姑娘,别哭了。”诸葛亮替乔梦擦去眼泪,看着她那双哭得红肿的眼心疼地将手覆上去,红色光芒溢出,乔梦的眼睛终于又变得灵动美丽了。

“放开她,你有什么资格碰她?”瑜辰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厉声喝道,即便他为了自己的私心利用了乔梦,可是他是真心喜欢乔梦的,他说的要娶乔梦为妻从来都不是再作假。

“呵,”诸葛亮将乔梦拉到身后,冷笑一声,“我没有资格?那你就有资格?你若是真心喜欢她,为何忍心利用她?所有伤害小乔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哪怕小乔还喜欢你,我也要让你为做过的伤害小乔的事情付出代价。”

手上微微用力将乔梦推到桃树底,一个红色印阵从乔梦脚底升起,将乔梦笼罩在内。

“亮亮。”乔梦伸出手想抓住诸葛亮的手,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想告诉他不要动手,山上的阵法是抑制他仙法的,他的法力会受限,随着法力的使用他身上的力量流失得会越来越快。

诸葛亮右手翻转,一把白色羽扇出现在手上,左手轻轻一捏,一片紫色的树叶在手上消失不见。诸葛亮无谓地笑了笑,羽扇上出现一圈圈红色光芒,诸葛亮的身形渐渐升起,手一挥红光化作一把光剑向瑜辰一行人削去。

瑜辰几人面色闪过慌乱,纷纷躲开,几人相识一眼,分八个方位展开来,各占五行八卦方位,山腰处相应的四个方向有几道光芒冲天而上,结合几人的阵法将诸葛亮包围在内。

诸葛亮手中羽扇翻飞,周身似乎是一个奇异的结界,他看不到一个人,可他知道危机重重,若是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死在这里。

突然眼前闪过无数道人影,那些人影从四面八方攻了过来,他移动步伐四下躲闪。闭上眼,用听觉去感受身边的攻击,羽扇不停地摆动,躲过那些人的攻击。

诸葛亮的身形越来越慢,他感受到身上的仙力受到压制,而且在慢慢流失,一个不注意左肩被长剑击中,顿时鲜血淋漓,不待诸葛亮反应,下一击跟了上来,诸葛亮躲闪不及,被掀倒在地,嘴角滑落一抹殷红。

“亮亮。”乔梦的手拍打在结界上,撕心裂肺地叫喊道。

“呵,不论你是仙也好,魔也罢,今日你就死在这里吧,小梦不用你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我会把你从她的记忆里抹除,她永远都只会记得我,也只能记得我。”瑜辰笑得疯狂而狰狞,手掌凝为利刃向诸葛亮劈去。

“不要。”

山谷里寂静了下来,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诸葛亮呆愣地看着那一抹黑白相间的身影向他扑来,他仿佛没有了意识,直到乔梦的温软的身子落在他怀里,温热的血液浸染了他的白衣。

“小梦。”

“小乔。”

两声凄厉的呼唤声在山谷里回荡,瑜辰想要上前去抱起乔梦,被诸葛亮一掌推到在地。

“小乔,小乔,你怎么这么傻?”诸葛亮终于回过神来了,他发疯了似的抱起乔梦。

“亮亮,我想起来了,我是小乔,我是你的小乔啊!”小乔嘴角含笑,她看着那个她上一辈子喜欢这一辈子同样喜欢的男子,她的手被他紧紧地握着,她感受到他在颤动,他的泪滴在了她的脸颊上,湿湿的,暖暖的。

“小乔,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傻,这条命是你的给的,你要收回什么时候都可以拿走,为什么要再一次为了我受伤,不值得。”

“傻瓜,哪有什么值不值得,我愿意啊!亮亮,好好活着好吗?”小乔咳嗽了一声,鲜血哇的从嘴角溢出,她的气息渐渐微弱。

“小梦,为什么?你说过要陪着我的,你说过我们要一起去天鹅湖看星星的。”瑜辰抢到小乔身边,颤抖着手不敢去碰那个像瓷娃娃一样易碎的女子。

“瑜辰殿下,对不起,乔梦已经不是乔梦了。”小乔气若游丝地说着,略带歉意,他是真的对她好,可是他骗了她,她要伤害她喜欢的人。

“诸葛兄,抱歉,来晚了。”一道白影在瑜辰几人中穿梭而过,不过片刻那些人便顿在了原地,不能动弹,人影落定,是许久不曾出现的李白,诸葛亮此前捏碎的紫色树叶是李白留下的。

“她怎么样了?”李白皱眉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了意识的小乔。

“谢了,太白兄。”诸葛亮抬头向李白道谢,而后低下头看着面无血色的小乔,手摩挲着那张小脸,替她擦去嘴角的血迹,他的小乔不能被血迹沾染。

李白沉默地站在一旁,他做不了什么。

“太白兄,别阻止我。”

忽然诸葛亮说了这样一句无头无尾的话,李白先是一愣,而后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他叹了口气,世间百态,情字最难。

“诸葛兄,你可要想清楚。”

“只要她能活。”

李白不再说什么,若是他,他同意会这样做。

诸葛亮低头吻住小乔,手掌运力从丹田出慢慢逼出体内的内丹,内丹慢慢移到嘴边,传递到小乔嘴中,落入她的肚中。

内丹离体的那一刻,桃树树叶尽枯落地,生机勃勃的桃树一刹那变成了一棵枯树。

轻微的哼了一声,小乔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前没有了瑜辰那些人,只有诸葛亮疲惫地靠在床沿,一刻不离地守着她。

“亮亮?”小乔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那张脸,指尖的真实触感告诉她这不是梦,她没死,她还在诸葛亮身边。

“醒了?”诸葛亮抬起头来,看着小乔,温柔地笑了笑。

“亮亮,你做了什么?”小乔不相信伤及心脉她还能活过来,除非诸葛亮为她做了什么。

“没什么,小乔只要知道我们现在能永远在一起了,永永远远在一起。”诸葛亮握住小乔的手,将她揽入怀中。

“你,”小乔埋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她自幼长在天鹅堡,有些事她还是知道的,她能感受到体内的温暖气息,她体内一直存在的魔种气息已经消失不见了,“你会死的。”她闷声道。

“那又如何,至少能与你白首到老。”诸葛亮不在意地笑了笑,失去内丹的他与普通人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大概能比他们多活一些时间罢了。

“谢谢你。”小乔回抱着诸葛亮。

“是我该谢谢你,小乔,你给了我两次生命,以后,别在这样做了,我不想你出事。”诸葛亮吻了吻小乔的头发。

“好。”

朱阁山上再也没有了仙人,天鹅堡也再也没人来过,只是在朱阁山山脚多了一户平凡的人家,男俊女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屋前种了菜蔬,养了鸡鸭。

满天繁星朗朗明月下,白衣男子在门前的梧桐树下指尖流转琴音袅袅,粉衣女子长袖翻飞舞姿翩跹。

没有了身份的束缚,他们终于能在一起了。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一世,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诸葛亮

归元【王者荣耀同人文】来源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