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7

乔梦在朱阁山上住了下来,每天在山上闲逛,从山脚到山顶,她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找。

“小乔,过来。”

诸葛亮向乔梦招了招手。

“好。”

乔梦乖乖地走到诸葛亮身边,今日的诸葛亮在树底摆了一张古琴,琴身由上等古檀木制作而成,琴弦晶莹剔透,一看便是不凡之物。

“小乔会弹琴吗?”诸葛亮看着那张琴轻声问道,这琴是他踏遍万水千山,在古岭深渊中寻找到千年檀木,在极冰雪地中找得寒冰天蚕丝铸就而成,他将自己途中的见闻一点一滴地说给小乔听,他要小乔听到这世间最美妙的乐曲。

“不会,没人教我。”乔梦低下头,眼中划过一抹悲伤,像她这样的人怎会有人愿意教她弹琴?她只是个人人喊打的侮辱他们高贵血统的魔种异类罢了。

“我教你可好?”

感受到乔梦身上弥漫着的淡淡忧伤,诸葛亮扬起一个明朗的笑容,微微抬袖,向那个女子伸出白皙的手。

乔梦怔怔地看着那个向她伸出手的男子,那张脸面带温柔,是她从不曾见过的俊美,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她说过愿意教她什么,即便是她为之而来的那个男子亦然。

“怎么?不愿学吗?”

久久没有人回答,诸葛亮略带失望地问道。

“不,我愿意学。”敛去眸中的疑惑与悲伤,乔梦慌忙伸出手去握住那只迎接她的手,那张只手亦如她此前触碰到的冰凉沁骨,可是乔梦却不觉得冰冷,她甚至觉得这只手是她触碰过的最温暖的一只手。

乔梦小心地坐在案几前,双手颤抖着触碰晶莹的琴弦,这张琴太美,指尖触动,琴弦发出清脆的声响,乔梦像是做错事情的小孩一般急忙收回手,她的眼角有晶莹的泪珠。

“别怕,小乔很聪明,没多久一定会学会的。”

乔梦的身子一顿,她感受到诸葛亮坐在了她的身后,下一刻两只大手自然地握住她的手,男子身上特有的清香一阵阵涌入鼻尖,乔梦不由得红了脸,幸好是背对着诸葛亮的,否则她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纤细的双手在诸葛亮的指导下于琴弦上跳动,美妙悦耳的琴音从指尖滑出,微风轻轻,乔梦绽开一抹明媚的笑容。

“谢谢你,亮亮。”

乔梦双手交叠在身前,看着山下幽幽绿地,风吹起她的发丝,缥缈梦幻。

“只要小乔喜欢便好,很早以前就想教小乔弹琴作画、落棋绘书,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诸葛亮像是在对乔梦说,又像是在对当年的小乔说着。

侧头看着那个目光辽远的男子,乔梦忽然很想问,那个让他惦念于心的女子是谁,在他眼里,她乔梦究竟是谁的替代品。

这样的冲动终究还是忍了下来,乔梦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不是诸葛亮的谁,又有什么资格去问?更何况她来这朱阁山是为了她喜欢的那个人,何必去自寻烦恼呢!

墨蓝的夜空中星光璀璨,娇艳的桃花绽放在桃树枝头,一黑一白两条人影并肩立在树底,美好而恬静。

————————————————

“诸葛兄何时会留人于朱阁山了?”

戏谑带着好奇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呼”的一声,一个白色人影落在诸葛亮身旁,来人一身潇洒白衣,短发飘逸,长剑挂在腰间,行为放浪,偏偏长着一张俊朗邪魅的脸,若是出现在京都城中,只怕要引起城中女子无数尖叫。

“太白兄,别来无恙。”

诸葛亮兀自饮着自己的桃花酿,没有理会李白的疑问,取出一壶桃花酿扔给李白,李白大笑一声,接住桃花酿揭去瓶塞豪饮一口,在诸葛亮身侧坐了下来,目光却在不远处的茅屋前忙着栽种花草的乔梦身上,神色复杂。

“这女子你可看得出她的来路?”

“嗯。”诸葛亮淡淡地说道。

“既是如此,你怎还会留她在此?”李白此时却是不解了。

“太白兄为何至今于外徘徊不回族内?”诸葛亮反问道。

李白的眸光黯淡下来,狠狠地灌了一口酒,才闷闷道:“因为一个人。”

“我与太白兄不过同病相怜罢了。”诸葛亮的目光落在正在擦汗的乔梦身上,她的面上带着满足惬意的笑容,这才是她该有的模样,她要的从来都只是一份自由,自由的生活不被束缚,自由的追寻自己的所爱不用忍受别人的目光,自由的做她自己!

“她便是诸葛兄多年守候至此不愿离去之由?”李白忽然有些明白了。

诸葛亮没有说话。

“只是她如今已不是当年之人,她似乎有自己的天定之缘。”李白皱眉道,他与诸葛亮交友多年,实在不想看着他至此沉沦。

“不论是昔日的乔婉也好,今日的乔梦也罢,她只是我一人的小乔。”诸葛亮看着乔梦的身影,忽而说道,他的手紧握着酒壶,骨节分明。

李白叹了口气,“多劝无益,诸葛兄你好自为之。”

他们在树下沉默地饮酒,各有所想。

归元【王者荣耀同人文】来源更新